疾风快马中,叶羡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又好像是错觉似的,并没有在意。

    第二幕戏在汗血宝马跑到草原尽头时停住了。

    上马不易,下马更难。

    薄庭深把叶羡抱下马时,叶羡脸色瞬间变了,“总裁你太过分了,我都说了不会骑马,你还强迫我!只顾着自己爽!”

    “你刚才叫的不是挺爽?”

    “我、我那是害怕!还有……”怕真实身份暴露。

    不过后面确实也发现了骑马的乐趣,就暂且不和他计较了。

    叶羡哼了一声,走到摄影团队前。

    Daniel把刚才拍下的场景调给她看,“你看看,效果真的特别棒!”

    叶羡看了两眼,效果没得说,就是总裁也太敬业了吧,离她这么近。

    第三幕戏涉及到宣传片名《可乐》,小攻小受明确关系就是从这一幕戏开始的。

    小受被指名道姓上任总裁秘书一职,引起了公司员工的嫉妒,有一个同事买了罐万事可乐给小受,说是总裁要的,让他送去。

    小受接下,傻傻地就送去了。

    但没想到罐可乐是被同事用力摇晃过的,总裁刚一打开,可乐就喷出数尺高,把他全身都喷湿了。

    叶羡报复般,在开拍之前,拿着可乐疯狂摇晃。

    戏份开始时,薄庭深看着她眼底狡黠的笑意,悠悠道,“晃了这么久,是为了把我喷得更湿一点?”

    一眼就被看穿的叶羡,“我才没有。”

    话落,男人就打开了可乐。

    二氧化碳冲出万事可乐,一圈圈白沫混合着黑色可乐汁全喷在了男人身上。

    叶羡被这场面震撼到了,没想到他明知是陷阱还这么实在地全喷自己身上了,而且这画面,和她想象中的狼狈并不一样,还有点儿……野。

    可乐泡沫冲上天,落在男人轮廓分明的英俊面庞上,顺着性感凸起的喉结缓缓流入胸膛,打湿了白色衬衫,映出排列整齐而诱人的八块腹肌上。

    叶羡:“……”果然帅哥做什么都是帅气的。

    她愣了一下,连忙按照剧情,惊惶地从兜里掏出纸巾给他擦拭,“对不起、对不起总裁,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小受拿着纸巾不停地在他身上擦着,从脖颈擦到胸膛,又从胸膛擦到腹肌,然后……

    再朝下,他手忽然顿住了。

    攻低头看着他僵硬住的手,眼底睨着笑意,“怎么不继续往下擦了?”

    小受:“总裁,我……”

    “嗯?”

    总裁把小受快调戏哭了,最后才提出来帮他洗澡就放过他的条件。

    “咔!”

    这条拍完要切换场景,叶羡拿起剧本看祝珊珊修改过的洗澡戏,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

    虽然因为小受暗恋小攻,根本不可能真的帮他洗澡,但有一段他帮小攻脱衣服的戏份,是脱到只剩底裤,这……

    “总裁。”叶羡拿过剧本和薄庭深商量,“这一段戏要不要换替身上?”

    薄庭深看到是脱衣戏,眼神倏地一下冷了下来,“叶羡,这就是你对待工作的态度?”。

    叶羡:“???”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