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梁点点头:“我能猜到,不仅我,安书.记也能猜到。”

    从乔梁这话里,苗培龙显然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叹了口气:“我和姚县.长搭档,可是一直很别扭,他自恃上面有人,处处和我作对,弄得我在工作上疙疙瘩瘩……”

    乔梁眨眨眼:“苗大哥,你和姚县.长的事,安书.记也由耳闻的。”

    苗培龙点点头:“最近市里要对中层进行一些调整,不知安书.记有没有考虑到松北的情况。”

    听苗培龙这么说,乔梁立刻明白了他单独和自己谈话的用意,姜秀秀只是个由头,这才是最重要的。

    苗培龙和自己说这些,显然是想让自己做点什么,而这又是他不方便做的。

    其实乔梁觉得,即使苗培龙不提这个,即使自己什么都不做,安哲也未必没考虑到这一点,何况自从自己告诉安哲姚健潜规则姜秀秀不成,打击报复姜秀秀的事情后,安哲对姚健的印象就恶劣起来了。

    但苗培龙既然如此说了,自己还是要有所表示。

    乔梁点点头:“苗大哥,这事我心里有数了。”

    苗培龙松了口气,亲热地拍拍乔梁肩膀:“老弟,有你在安书.记身边做事,哥哥我可是有底气多了。”

    乔梁忙道:“苗大哥此言差矣,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人微言轻,苗大哥前途无量,日后我还得指望你提携呢。”

    “老弟,虽然你级别不高,但分量和能量却是很大的,在我心里,你的位置十分重要,我一直是把你当好兄弟看的。我倒是想提携你,可是没有机会啊,安书.记对你十分喜爱信任,还轮不到我呢。”苗培龙笑道。

    从苗培龙这话里,乔梁知道,景浩然和唐树森完蛋后,不少人知道这其中自己起到的巨大作用,这作用会让不少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而自己在苗培龙心中的分量,似乎也更重了。

    又聊了几句,苗培龙告辞离去。

    乔梁去了安哲房间,他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送人怎么送这么久?”安哲道。

    “我和苗书.记单独聊了一会。”乔梁坐在安哲旁边。

    “聊了什么?”安哲道。

    “是关于苗书.记的工作,他很苦恼。”

    “为什么苦恼?”

    “因为和姚县.长的搭档不顺利。”

    安哲点点头:“嗯,这个我早已想到,这问题要解决。”

    乔梁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和安哲说这个有些多余。

    安哲接着问乔梁:“今晚的饭局上,姚健说他没有任何靠山,你信吗?”

    乔梁毫不犹豫摇头:“不信,姚县.长在撒谎。”

    “那你认为姚健的靠山是谁?”安哲接着问道。

    乔梁犹豫了一下:“这个……我不好说出来,但我想,安书.记应该心里明白。”

    安哲点点头,又道:“苗培龙说他的靠山是组织和群众,你信吗?”

    “信。”乔梁点点头。

    “那么,除了组织和群众,你认为苗培龙还有没有别的靠山?”安哲看着乔梁。

    乔梁摇摇头:“据我所知,没有。”

    安哲抽了一口烟:“那么,你认为,有没有人想主动做他的靠山呢?”

    一听安哲这话,乔梁心里顿时惊悚,一下想到了徐洪刚,徐洪刚可是一直想拉拢苗培龙的,只是苗培龙的表现不是那么积极主动。

    乔梁接着又想,安哲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寻思片刻,乔梁道:“这个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安哲瞪眼看着乔梁。

    面对安哲直视的目光,乔梁心里有些发毛,有些紧张,不由自主道:“假的。”

    安哲哼了一声:“算你诚实。”

    乔梁松了口气,却又不安,从安哲这问话里,似乎他觉察到了什么,不知他对此心里是怎么想的,徐洪刚现在可是他的得力助手,步步紧跟他,和他配合地相当密切啊。

    安哲又抽了两口烟,接着转移话题:“对姜秀秀的安排,你满意不?”

    “满意,十分满意,安书.记,这事太感谢你了,本来姜秀秀能回城我就很知足了,没想到还提拔了。”

    “不用感谢我,这都是姜秀秀自身付出应该得到的回报,提拔不是荣誉,而是责任和担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