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乔梁正式开始了在青干班的学习生活。

    离开校园这么多年,这是乔梁第一次能有这么长的时间安下心好好学习,只是这次学习的内容和以往学生时代大大不同。

    三个月的学习虽然不长,但乔梁心系外面,又觉得很漫长很难熬。

    在这三个月里,不知复杂莫测的官场又会发生什么事。

    想起安哲的叮嘱,乔梁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必要利用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好好丰富自己的理论知识,好好填充自己的大脑。

    此时,乔梁并没有想到,青干班的这段经历,对他今后的仕途会有什么重要影响,他现在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前进道路上必须要过的一关。

    在青干班的学习生活是紧张忙碌而又愉快充实的,乔梁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这天下午,下了课,乔梁和姜秀秀刚出教室,听到有人叫他,抬头一看,孙永站在走廊里。

    何毕这时从教室出来,也看到了孙永,接着热情打招呼。

    孙永客气地冲何毕点点头,然后道:“何主任好,我找乔科长有点事。”

    孙永这话显然是要何毕走开。

    何毕干笑一下,暗骂孙永接替乔梁干安哲的秘书,尾巴翘起来了。

    何毕接着走了。

    姜秀秀和孙永打过招呼,接着也要走,乔梁叫住姜秀秀,然后看着孙永:“伙计,找我何事?”

    “请你吃饭。”孙永笑道。

    “姜乡长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美女同桌,她一起吃饭应该没问题吧?”乔梁指指姜秀秀,又简单介绍了下姜秀秀现在的职务。

    姜秀秀以前在市纪委工作的时候,和孙永同在一个大院上班,虽然不熟,但也打过几次照面。

    孙永看看姜秀秀,又看着乔梁:“当然没有问题,欢迎姜乡长一起共进晚餐。”

    “那好,一起去。”乔梁对姜秀秀道。

    姜秀秀点点头。

    于是三人一起下楼,去了党校附近的一家烤鱼店,点上菜,要了几瓶啤酒,边吃边喝。

    “伙计,说吧,找我何事?”乔梁和孙永碰了一下酒杯,接着喝了。

    孙永也喝了,放下酒杯,抹抹嘴:“我今天是来找乔兄紧急求援的。”

    “紧急求援?”乔梁看着孙永。

    姜秀秀也不明就里看着孙永。

    孙永点点头:“简单说吧,全市半年工作会议后天就要召开,到时安书记要在会上做重要讲话,可是,到今天为止,安书记的讲话稿还没落实下来。”

    “嗯?怎么搞的?马上就要开会了,这不是胡闹吗?”乔梁皱起眉头。

    孙永道:“秦秘书长倒是早就安排了秘书一科负责弄讲话稿,秘书一科也在一周前就把初稿给了安书记,但安书记看了很不满意,接着打了回去,然后秘书一科又根据安书记的意见修改,反复改了好几次。

    今天下午把稿子交给安书记的时候,安书记看了虽然没提什么意见,但眉头紧皱,看起来有些郁闷,我很明显感觉出,这讲话稿还是让安书记不合心意,但会议临近,他似乎又无可奈何。”

    乔梁点点头:“这就是说,虽然讲话稿反复修改了,安书记虽然挑不出什么毛病,但却并不怎么对他的胃口。”

    “对。”孙永点点头,“看安书记这神态,我心里不由着急,不由想起之前安书记的重要讲话都是你捉笔,于是就想到来找你了。”

    “你想让我重新搞一个?”乔梁道。

    “对。”孙永点头道。

    乔梁做犹豫状:“我现在是脱产学习,如果掺和这事,不知秦秘书长和秘书一科的同事会怎么想……”

    “乔兄,相比他们怎么想,让安书记满意难道不是更重要?作为安书记的身边人,我们首先最应该想到的是什么?”孙永道。

    乔梁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孙永:“伙计,这话我爱听,我不由想给你一个赞。”

    孙永笑起来:“跟着安书记,我是处处以你为标杆呢,你还是先赞自己吧。”

    乔梁一咧嘴:“你难道不知道我一向低调?虽然我很优秀,但我从来不说的。”

    孙永和姜秀秀都笑起来,姜秀秀看孙永如此重要的事来找乔梁,不由觉得乔梁真的很优秀,各方面都很优秀。

    乔梁接着道:“材料带来了吗?”

    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