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梁顺着姜秀秀的目光看去,看到丁磊和何毕正走进来。

    乔梁皱皱眉头,怎么遇到这俩货了,看看何毕和丁磊联系还是很密切,周末一起出来喝酒的。

    想到那次自己被暗算这俩货从中做的梗,乔梁心里就愤怒。

    想到丁磊被自己操作一番捣鼓进去丢了饭碗进了局子,乔梁又快意。

    看丁磊和何毕正往这边走,姜秀秀有些紧张,她知道乔梁那次出事,他们起到了不光彩的作用,也知道丁磊出了事,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唐朝集团任副总裁。

    这时何毕看到了乔梁和姜秀秀,略微一怔,接着和丁磊说了几句什么,丁磊看看这边,接着冲何毕点点头,两人一起走过来。

    “乔哥,他们过来了。”姜秀秀紧张道。

    “嗯,我看到了。”乔梁平静道,“秀秀,来,喝酒。”

    说着乔梁和姜秀秀碰杯,然后干了,姜秀秀抿了一小口。

    这时何毕和丁磊过来了,何毕主动打招呼,做出意外的样子:“咦,乔科长,姜乡长,你们怎么在这里?”

    乔梁冲何毕微微一笑:“何班长,我们怎么不能在这里,我请美女同桌吃饭,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何毕干笑一下:“妥,妥。”

    姜秀秀这时站起来和丁磊打招呼:“丁……丁县长,好久不见。”

    因为不知道丁磊现在做什么,姜秀秀一时不知该怎么对丁磊下称呼,干脆还是叫以前的职务。

    何毕忙道:“姜乡长,现在不是丁县长,是丁总了,丁总现在可是在大名鼎鼎的唐朝集团担任副总裁。”

    姜秀秀点点头,歉意地笑笑。

    丁磊皮笑肉不笑道:“我这个县长成为总裁,可是托了乔科长的福。”

    说完丁磊恨恨瞪着乔梁。

    何毕已经从丁磊那里知道他出事落马是乔梁捣鼓的,不动声色看着乔梁。

    姜秀秀一时不解,困惑地看看乔梁。

    乔梁呵呵一笑:“丁副县长,哦不,丁副总裁,既然托了我的福,那你是不是该好好感谢感谢我呢?”

    丁磊顿时难堪,脸色微微一变。

    乔梁接着脸色一冷:“丁副总裁,我看你托的福还不够,或许你该为这次托的福不够而庆幸。”

    丁磊的脸色更难堪了,胸口微微起伏。

    姜秀秀紧张地看着他们。

    何毕一看局面搞僵了,忙打圆场:“乔科长,大家都是熟人,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以后大家可以做朋友的……”

    乔梁冷冷道:“我乔梁不管混到什么地步,都只和人做朋友。”

    “乔梁,你太猖狂了!”丁磊怒不可遏,伸手指着乔梁,“你信不信,我,我……”

    乔梁缓缓站起来,俯视着比自己矮半头的丁磊,冷笑一声:“你想怎么着?还想动手?”

    丁磊一怔,被噎住了,尼玛,自己这小身板,怎么会是人高马大的乔梁的对手。

    一看这阵势,姜秀秀脸都白了。

    乔梁接着看着何毕:“何班长,不然你们两个一起上?”

    何毕也一怔,卧槽,乔梁身强力壮,自己和丁磊加起来也打不过乔梁啊。

    何毕接着就讪笑:“乔科长,我们都是体面人,怎么能来粗的,这太不符合我们的身份了。”

    乔梁哈哈一笑:“体面人?好一个体面人,我看某些体面人经常干不体面的事,丁副总裁,你说是不是?”

    丁磊恶狠狠看着乔梁,扑哧扑哧喘粗气,不做声。

    接着乔梁伸手指着丁磊,一字一顿道:“丁磊,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诉你,不管你心里有多恨我,不管你想对我采取什么动作,我都不在乎,有种咱们明着来,少玩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丁磊重重呼了口气:“乔梁,你少在这里装逼,不是你玩阴的,我怎么会出事?”

    乔梁哈哈一笑:“丁磊,你应该清楚,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丁磊又被噎住了。

    何毕顿时尴尬,那次可是自己和丁磊一起算计乔梁的。

    丁磊缓了口气:“乔梁,不要以为是大领导的秘书,你就嚣张。”

    乔梁冷哼一声:“我嚣不嚣张,从来和我是不是大领导的秘书无关,倒是你,丁磊,我提醒你,你也可以理解为是警告,不要以为你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