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梁理解季虹此时的心情,楚恒既然知道了她的下落,没有达到目的,一定不会罢休。

    楚恒此去深城,与其说想接季虹回去,不如说是想打探季虹不辞而别的真正原因,这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现在这目的没有达到,楚恒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季虹。

    如此,季虹在深城平静的生活很难再继续下去。

    乔梁这时又涌出巨大的疑团,楚恒是怎么知道季虹下落的呢?而且知道地如此具体。

    乔梁把这个疑问告诉了季虹,季虹说这也是她不得其解的地方,但显然不能问楚恒,问他也不会说实话。

    琢磨片刻,乔梁道:“虹姐,最近你一直在深城吗?”

    “不,这段时间我带人在苏城中天集团查账,刚回深城没两天。”

    “你去了苏城?”乔梁心里一动,不由想起了卫小北,“那你去查账期间,见到卫小北了?”

    “是的,在苏城查账期间,卫总白天不在集团,晚上陪我们吃了几次饭。”

    “卫小北白天不在集团,都干嘛去了?”

    “这个,我在查账间隙,听集团办公室的人偶然谈起,说卫总这几天一直陪两个老乡在苏城游玩,这两位老乡是女的,至于什么身份不晓得,只知道其中一个女士是江州的官太太,听卫总打电话的时候称呼她赵姐,另一位女士是她弟媳,她们就住在集团对过的酒店里……”

    乔梁一个激灵,卧槽,老乡,两位女士,江州官太太,赵姐,弟媳,赵晓兰和赵晓阳的老婆不正附和这几个条件吗?而且她们那时间也正好在外旅游。

    如此,这两位女士几乎可以肯定就是赵晓兰和弟媳,她们在旅游的时候,在苏城停留过几天,而那几天正是季虹在中天集团查账期间。

    而赵晓兰和弟媳能跟卫小北搅在一起,似乎和她们住在中天集团对过的酒店有关,不知通过什么机会和卫小北偶遇,而卫小北一旦知道了赵晓兰的身份,自然会大献殷勤,何况他和富婆董事长来江州考察的时候,骆飞请他们吃过饭,卫小北是认识骆飞的。

    而季虹的身份暴露,极有可能是通过赵晓兰,她住在中天集团对过的酒店,说不定出来散步的时候偶然见到了季虹,也或许是卫小北偶然在她跟前提起过季虹来查账的事,卫小北说的时候应该是无意,但赵晓兰却听者有心,毕竟骆飞和楚恒的关系不错,作为女人,赵晓兰自然会关注季虹的情况。

    而赵晓兰一旦关注季虹,一旦发现了季虹的身份,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会告诉骆飞,甚至直接告诉楚恒。

    如此,楚恒就知道了季虹的下落。

    乔梁越分析越觉得这可能性很大,于是把赵晓兰最近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季虹。

    季虹听完长出一口气:“准了,肯定是这途径。”

    乔梁眉头紧皱:“虹姐,既然楚恒知道了你的下落,既然他今天从你这里一无所获,那么,他必定不会罢休,甚至,如果他怀疑你知道他的什么事,说不定会采取什么极端措施。”

    季虹想起楚恒做事的狠辣,不由打了个寒战:“那我该怎么办?”

    乔梁想了下:“我建议你立刻辞职,离开这单位,甚至离开深城,再度消失在楚恒的视野。”

    “这个……”季虹有些犹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单位,如果辞职再次漂泊,又该去哪里呢?

    “虹姐,当断则断,不然后患无限。”乔梁道。

    季虹想了下:“那好,我抓紧处理下手头的工作,明天就向单位交辞职报告。”

    “辞职后,你现在这手机号不能用了,楚恒一旦找不到你,肯定会到单位打听你的联系方式。”

    “那我下午就去另外办个号码。”

    “至于辞职后怎么办,到时再想办法,从现在开始,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好的,我办了新号码就发给你。”

    和季虹打完电话,乔梁靠在沙发背上,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看着天花板琢磨……

    下午上班后,乔梁跟安哲去江州宾馆参加全市文艺工作座谈会,会议还有20分钟开始,安哲在休息室和唐树森闲聊,乔梁在外面闲溜达。

    一会,乔梁接到了季虹发来的新号码,又说她正在抓紧处理手头的工作,辞职报告已经写好,明天一上班就交上去。

    这让乔梁稍微感到心安。

    这时楚恒的车开到会议室旁边停下,车门打开,岳珊珊下了车,冲乔梁点点头,拿着一沓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