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心仪从旅行包里拿出水杯,拧开盖子:“我把热水泼你身上去。”

    “哎,别,可别……”乔梁边摆手边后退。

    看乔梁怕了,叶心仪哼了一声,心里有些得意,接着收起水杯,转身下楼走了。

    看着叶心仪下楼离去,乔梁转悠着脑筋,嗯,上面这二位来,自然要住江州宾馆,楚恒今晚自然要亲自招待。

    在今晚的饭局上,如果楚恒要是还打着工作的理由,坚持不放叶心仪,坚持换柳一萍去,那上面来的这二位还真不好硬要人,毕竟他们对市委宣传部只是业务指导关系,没有人事管辖权啊。

    如果真出现这种局面,那自己就要出手了,一定不能让楚恒的如意算盘得逞,一定要成全叶心仪。

    可是,如何出手呢?

    乔梁边琢磨边往市委大院走。

    进了市委大院,正走着,身后有人叫他:“梁哥——”

    乔梁回头一看,是岳珊珊。

    “珊珊,我刚才遇到叶部长,她去三江出差了。”

    “嗯,是啊,楚部长安排的。”岳珊珊点点头,接着道,“其实我觉得这时候心仪姐不该去的。”

    “为何呢?”

    “因为省委宣传部分管新闻的副部长和新闻处处长下午要来江州,按心仪姐分管的范围,她应该留在部里接待他们才是。”

    “这倒也是,不过可能楚部长给叶部长安排的工作更重要,所以叶部长才要去三江。”

    “也许吧,下午我去江州宾馆迎接客人,安排他们的食宿,晚上楚部长和柳部长陪他们吃饭。”

    “那今晚的接待饭局你也要参加了?”

    “是的。”

    乔梁点点头,心里有数了。

    和岳珊珊分手后,乔梁去了办公室,翻看着安哲最近两天的活动日程。

    明天晚上,安哲有一个饭局,要在江州宾馆宴请江州浙商商会的会长,商谈如何发挥好商会的作用,鼓励浙商在江州扩大投资的事情。

    而今晚,安哲没有什么安排。

    乔梁思忖片刻,摸起电话打给了商会会长。

    “会长你好,我是市委办公室的乔梁。”

    “乔科长好。”会长热情道。

    “会长,明晚安书记要和你一起吃饭的事,你那边没有什么变动吧?”

    “没有,和安书记约好的饭局,哪里敢随便改动呢。”

    “那你今晚有没有安排?”

    “乔科长的意思是……”

    “安书记今晚没有安排。”乔梁干脆道。

    “哦,那太好了。”会长高兴道。

    “什么太好了?”乔梁心里一喜。

    “呵呵,乔科长,其实我今天上午刚接到一个电话,明天下午京城有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要来江州,但我因为和安书记提前有约,所以不能给他接风,正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如果安书记要是能把饭局提前到今晚,那自然最好不过,只是不知安书记是否……”

    乔梁长呼一口气,艾玛,会长这老友来的太及时了,天助我也。

    “会长,那我给安书记汇报一下,待会给你回话。”

    “好的,麻烦乔科长了。”

    乔梁嘿嘿笑着挂了电话,麻烦啥啊,求之不得呢。

    乔梁接着去了安哲办公室,安哲正在看文件。

    “小乔,有事?”安哲边说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乔梁拿起安哲的水杯,给他续上水,然后道:“安书记,刚才我接到浙商商会会长的电话,他问我明晚的饭局有没有变动。”

    “既然已经定好了,自然不会随意改动,他问这个干什么?”

    “一来他是想再确定一下;二来,如果你这边有变动,他好另有安排。”

    “另有安排?他还有事?”

    “他说有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明天下午来江州,如果饭局有变动的话,他就给老友接风,如果没有变动,他还是来安书记这边,毕竟这边更重要。”

    “哦,是这样……”安哲点点头,接着道,“今晚我有没有安排?”

    “没有。”乔梁摇摇头。

    “那就把明晚的饭局提前到今晚,成全会长和他多年不见的老友。”安哲利索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