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强道:“我上卫生间的时候遇到了秦秘书长的司机,他和几个朋友在那家饭店聚餐,他问我和谁一起来吃饭的,我就实话实说了。昨晚回去后,我琢磨了一下,不知自己告诉他这事是不是不妥?”

    乔梁点点头,此事秦川或许很快就能知道。

    昨天下午秦川给自己打电话问安哲的去向,似乎已经觉察到廖谷锋来江州的事。既然廖谷锋来了江州,按常理安哲应该陪他吃晚饭,但安哲却和秘书、司机、保姆还有女儿一起吃饭,这显然会给秦川传递什么信息,会让他对廖谷锋来江州的意图做出什么判断。

    而秦川既然知道了廖谷锋来江州的事,以他和骆飞的关系,骆飞自然很快会知道。

    骆飞既然知道廖谷锋来江州,只见安哲,却不见自己,心里必定会有诸多猜想,必定会想方设法打听廖谷锋住在哪里,以及来江州是公事还是私事,甚至他会想办法制造偶然的相遇见到廖谷锋,不然他一定不甘心。

    想到这些,乔梁显然觉得赵强是不该告诉秦川司机这些的,但既然他已经说了,责备他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给他背上心理包袱。

    乔梁于是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这事没什么,你不要有什么顾虑。”

    看乔梁说的轻描淡写,赵强放心了。

    到了江州宾馆安哲家门口,安哲正在门口散步,看车来了,直接过来上车。

    “安书记,吃早饭了没有?”乔梁问道。

    “没有,吃饭不急,先去温泉小镇。”安哲担心廖谷锋走的早,自己赶不上送别。

    到了温泉小镇廖谷锋住的那家酒店门口,安哲和乔梁下车,安哲往四周看,乔梁眼尖,一眼看到廖谷锋的车停在附近,伸手一指:“安书记,廖书记的车。”

    安哲放心了,还没走就好。

    “走,进去。”安哲大步往里走,乔梁紧跟着。

    刚进大厅,正看到廖谷锋和吕倩往外走,宋良提着行李跟在后面。

    吕倩此时正亲昵地挽着廖谷锋的胳膊,两人边走边笑谈着什么。

    看到吕倩,安哲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廖谷锋在,他却又不好当场发作,忙走过去。

    看到安哲和乔梁,吕倩松开廖谷锋的胳膊,冲他们抿嘴一笑。

    安哲不看吕倩,对廖谷锋道:“廖书记,你这就要回黄原?”

    廖谷锋点点头,接着又皱起眉头:“昨天不是告诉你了,不用来送行,怎么又来了?”

    “虽然你那么说,但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江州,不送送你,我心里怎么能过意地去呢?”安哲道。

    “你这家伙啊……”廖谷锋摇摇头笑了下。

    “廖书记昨晚在这里住的还舒心吧?”安哲道。

    “很舒心,泡温泉舒服,和小吕同志聊天也开心。”说着廖谷锋指指吕倩。

    安哲不满地瞪了吕倩一眼。

    看安哲冲吕倩瞪眼,廖谷锋道:“安书记,小吕同志是不是你派来给我暗中做安保的?”

    “是啊,我专门叮嘱她不要打扰你,让你在这里有个清净的好心情,可是她却……”安哲有些抱歉。

    “哎,这事你可不要怪小吕同志,我是偶然在这里发现她的,她见到我想跑,被我抓住了,于是我就让她在这里陪我吃吃饭,聊聊天,散散步,还是很开心的嘛。”廖谷锋一本正经道,说完看了吕倩一眼,“是吧?小吕同志。”

    吕倩抿嘴笑着点头:“是啊是啊,安书记本来是让我打枪的不要,保护好大首长的安全,可是我一不小心被大首长发现了,脱不了身啊,被大首长抓着陪吃陪喝陪聊陪散步,实在是没有办法呢。”

    听廖谷锋和吕倩如此说,看廖谷锋还很开心,安哲松了口气,乔梁也松了口气,廖谷锋既然没有任何不满,而且还很高兴,那吕倩自然也不会挨安哲批了。

    廖谷锋接着道:“我要走了,回去还要开个会。”

    “好,廖书记,欢迎你下次再来江州。”安哲道。

    然后大家出了酒店大厅,廖谷锋的车这时停在了门口,宋良已经把行李放好,把后车门打开了。

    廖谷锋和安哲握手:“安书记,这次我来江州主要是散心,途中顺便看了看松北的情况,昨天在车上又听了你的一些汇报,总起来说,你到江州后的工作思路是对的,特别是这个干部作风整顿活动,抓得很及时,非常有必要。

    这项工作一定要切实抓好,务必抓出成效。回头你安排人把作风整顿的情况弄一个材料,上报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