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乔梁这样,章梅笑笑:“我想好了,这周末就去你老家,去看看公婆。”

    “不许去。”乔梁一瞪眼。

    章梅也一瞪眼:“怎么着?我见公婆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有什么资格阻拦?”

    “我……”乔梁一时语塞。

    章梅此时早已想好,周末回乔梁老家见了他爸妈,一定要好好表现,博得公婆欢心,然后把公婆接到江州的家里,公婆来了,自然要住客房,那乔梁就没地方住了,只能乖乖到卧室和自己一起睡。

    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到时自己不停诱惑他,就不信他能一直把持地住,只要开了火,就会一发不收,办上几次,说不定就会怀孕,一旦坏了孕,公婆自然会乐翻天,到时再逼乔梁复婚就轻而易举了。

    章梅接着道:“你不用担心,我见了你爸妈,会对他们很好的。我知道你当了安书记的秘书后会很忙,你不用陪,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可以。”

    “你自己开车?你有车了?”乔梁道。

    “是啊。”章梅得意笑了下,“昨天我刚提的车,宝马。”

    乔梁点点头,章梅到底还是买了宝马,作为拿工资的公务员,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虽然章梅之前说买车的钱是父母的积蓄,但乔梁根本不信,他知道章梅手里有1000万,放在唐超的一家公司里拿高息的,她自然是有钱买宝马的。

    至于这1000万的来源,乔梁此时认定是楚恒瞒着季虹私下藏匿的,交给章梅保管的。

    乔梁暗暗琢磨,以后一定要找机会从章梅嘴里套出这1000万的明确来源,只要证实是楚恒的,那扳倒楚恒就轻而易举了。

    想到这里,乔梁竟然感到一丝兴奋,又觉得既然想从章梅嘴里套出实话,就不能和章梅把关系搞得太僵,起码相安无事才好。

    乔梁举起酒杯:“章科长,来,祝贺你的宝马。”

    “谢谢。”章梅开心地和乔梁碰杯,“不过这宝马不光是我的,是我们的,以后你也可以开的。”

    “我不开,你自己开好了。”

    “话可别说早了。”章梅狡黠地笑了下,接着干了杯中酒。

    吃完饭,乔梁洗了个热水澡,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会章梅也进卫生间洗澡,洗完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出来,走到乔梁身边坐下,主动靠过去。

    “今晚再祝贺下好不好?”章梅的声音有些暧昧,身体紧紧贴住乔梁。

    “你想怎么祝贺?”乔梁一时没回过味。

    “今晚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先在沙发上来一次吧?”章梅娇媚地说着,手伸到乔梁下面……

    乔梁浑身发麻,一把拿开章梅的手:“章科长,我们已经离婚了,再干那种事是不合适的。”

    “合适,我说合适就合适,来吧,今晚让你玩个痛快……”章梅嫩藕一般雪白的胳膊缠住乔梁的脖子,在乔梁耳边腻腻说着,边亲着乔梁脸。

    乔梁知道不能和章梅多墨迹,再墨迹柱子哥会不争气,说不定真会把章梅摁在沙发上插进去。

    乔梁忙拿开章梅的胳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章科长,今晚你自己玩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实在不行找根青瓜,我不奉陪了,晚安。”

    说着乔梁就往自己房间走,章梅弄得灰头灰脸,在背后扫兴骂着:“呸,不要脸,你才用青瓜……”

    乔梁不搭理,直接关上门,章梅悻悻往沙发上一趟,看着天花板琢磨,一会又得意笑起来……

    第二天一早,乔梁提前20分钟到了办公室,忙着打扫卫生整理办公桌。

    一会黄杰、孙永和吴天宝来了,大家彼此客气打了个招呼,乔梁接着拿着纸篓去倒垃圾,孙永忙道:“乔科长,我来吧。”

    “不用了。”乔梁笑笑出去了,黄杰和吴天宝对视了一眼,一起撇撇嘴。

    乔梁倒完垃圾往回走的时候,正好遇到唐树森,他背着手不紧不慢走着,一副矜持的样子。

    “唐书记,早上好。”乔梁主动打招呼。

    看到乔梁,唐树森站住,上下打量着他,眼神有些莫测。

    本以为这小子栽倒再也不会起来了,没想到竟然意外翻身,而且位置比以前还更重要了,这让唐树森在失望失落的同时,又感到十分意外困惑。

    昨晚和楚恒交谈的时候,唐树森一度怀疑是徐洪刚暗中操作了乔梁的翻身和逆袭,但经楚恒细细分析一番后,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