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的瞬间,仿佛过了电,两人的身体都颤了一下。

    乔梁顿时尴尬,柳一萍的脸微微红了下。

    “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乔梁结结巴巴道。

    柳一萍脸红红地看着乔梁,胸口微微起伏,嘴唇紧紧抿着。

    乔梁抽出一张纸巾:“我给你擦擦,我刚抽完烟,口水里有尼古丁的味道。”

    “去你的!”柳一萍嗔怒着接过纸巾自己擦了几下。

    看柳一萍没生气,乔梁放心了,结过婚的女人在这方面就是开放。

    乔梁把稿子修改了一遍,然后复制到优盘,站起来道:“我到楼下去打印出来,然后给徐部长看。”

    “不急,还是先吃饭吧,我刚在微信和办公室的联系了下,冯书记和姚县长正陪着吴市长徐部长喝酒呢,估计一时半会不会结束。”

    乔梁想想也是,点点头坐到沙发上,柳一萍把菜放到茶几上,把红酒打开倒上,然后挨着乔梁坐下。

    “乔主任辛苦了,敬你一杯。”柳一萍冲乔梁温柔一笑。

    看着美女部长风情的笑,乔梁心里怦然一动。

    两人兴致勃勃边喝边聊,柳一萍的腿不时轻轻碰一下乔梁的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几杯酒喝下去,柳一萍的脸红润起来,看起来更有风情。

    在柳一萍倒酒的时候,乔梁侧眼看去,柳一萍领口处隐约可见两道大圆弧。

    看着柳一萍鼓鼓的大团团,乔梁琢磨着,不小啊,和叶心仪的有的一比,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

    叶心仪的自己昨晚摸过揉过吃过,确实是天然的,不知柳一萍的是不是海绵的效果。

    “这么大,天然的还是人工的?”乔梁突然冒出一句。

    “啥意思啊?”柳一萍一时没听懂,看着乔梁,见他眼神直勾勾看着自己那地方,马上明白过来,有些害羞,抬手打了乔梁一下,嗔怒道,“不许胡说。”

    乔梁笑笑不问了,端起杯子喝酒。

    一瓶红酒刚喝完,徐洪刚来电话了,吃完了,要看稿子。

    乔梁也柳一萍忙下楼去打印稿子,然后一起去了徐洪刚的房间。

    徐洪刚看完稿子很满意,这小子这么短时间内能拿出两篇高质量的讲话稿,功力不凡。

    徐洪刚笑眯眯看着乔梁:“小乔,这次我给你打满分。”

    自从调到部里,乔梁就感觉到,徐洪刚一直在通过各种机会考验自己。

    徐洪刚的考验说明了两件事,一是他想重用自己,二是他对自己的能力和忠诚度还不完全放心。

    对于自己的能力,乔梁觉得徐洪刚经过这么多次考验,应该是满意的。

    对于自己的忠诚度,乔梁感觉他似乎对自己还不完全信任,还有待验证。

    当然,验证需要机会。

    得到徐洪刚的夸赞,乔梁很开心,看看柳一萍,又道:“其实这里面有柳部长的功劳,她不光帮我找了材料,写完后她还帮我进行了认真的修改。”

    徐洪刚冲柳一萍满意地点点头。

    柳一萍很开心,这小子真会说话,好会讨女人喜欢。

    乔梁这时道:“徐部长,稿子还要不要给吴市长看看?”

    “不用了,我这关过了,她肯定没有问题。”徐洪刚自信道。

    乔梁放心了,这一关过得漂亮。

    “辛苦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徐洪刚站起来,“我洗个澡也早休息。”

    柳一萍和乔梁出来走到楼梯口,柳一萍道:“我回去了,你今晚很累,早点休息。”

    柳一萍的口气里带着女人特有的体贴。

    乔梁点点头,看柳一萍要走,又道:“等下。”

    “什么事?”柳一萍站住。

    “刚才那问题你还没回答我。”乔梁贼笑了下。

    柳一萍心跳加速,吃吃笑了下:“坏蛋,不告诉你。”

    说完柳一萍走了,乔梁咧嘴一笑回了房间。

    第二天上午,三江县首届红色旅游文化节隆重开幕,县直几大班子领导和县直部门、以及各乡镇负责人倾巢出动,冯运明亲自主持,吴惠文和徐洪刚在会上讲了话。

    乔梁在台下听得很认真,吴惠文和徐洪刚讲的和自己写的一字不差,自己写的好,他们声情并茂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