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张琳说完,大家面面相觑,怎么丁磊、何毕和乔梁说的大相径庭,酒吧那边怎么那么巧,视频竟然操作不当删了,两个酒吧女郎还恰巧辞职,还不知去向。

    叶心仪看着张琳:“这事你怎么看?”

    张琳没说话,却看着吕倩。

    吕倩略一沉思:“从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这事有很多疑点,我相信乔梁刚才说的是实话,既然如此,那么,丁磊和何毕为何要对纪委调查人员撒谎?如果此事和酒吧无关,那么,那视频为何那么巧就操作不当删除了?而且,那两个酒吧女郎为何会不早不晚偏偏在这当口辞职离开?”

    叶心仪接过话:“还有,据我了解,司胜杰和乔梁关系一向很一般,为何他突然要请乔梁喝酒?而且还叫上了丁磊和何毕,这二位和乔梁平素交往并不多。而且,进了酒吧之后,司胜杰突然接到电话离开,何毕和丁磊也突然有事走了,那两个酒吧女郎又错把203房间当成205,难道这都是巧合?”

    听吕倩和叶心仪这么说,姜秀秀和方小雅都皱起眉头。

    张琳沉默片刻,缓缓道:“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乔梁应该是掉进了一个精心设置的圈套,被人暗算了。”

    “啊——”大家一阵惊呼,姜秀秀脸都白了,方小雅道,“琳姐,你认为是司胜杰、何毕和乔梁联合暗算的乔梁吗?”

    张琳摇摇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似乎只是被当枪使了,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那幕后的主使是谁?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方小雅问道。

    张琳眉头紧锁:“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是不好随便猜测的,似乎,这其中的道道很复杂,我们一时是分析不透的。”

    叶心仪眼神有些发怔,似乎她意识到了什么,似乎,这意识又很模糊。

    吕倩这时道:“既然原因一时分析不透,那就不要先琢磨这些了,我看当务之急是如何帮乔梁洗清冤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张琳点点头:“是的,别说我们一时捉摸不透这其中的复杂道道,就是弄清了也未必有办法,我看吕倩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查清事实的真相。”

    姜秀秀忧虑道:“怎么查啊,上面都做出处理结论了,是很难推翻的。”

    张琳淡淡一笑:“秀秀,看来你案子还是办的太少,很明情,这个所谓的结论,是在市委的压力下,从所谓讲政治顾大局的角度下仓促做出的,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既然这事疑点重重,那么,一旦我们找到确凿的证据,还是有可能推翻的。”

    听张琳这么说,大家眼前一亮,都看着张琳,方小雅急切道:“琳姐,你说怎么做?”

    张琳看着大家不紧不慢道:“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此时,楚恒和季虹吃完饭,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一会楚恒道:“告诉你个事,小乔出大事了,被双开了。”

    “啊——”季虹一下懵了,吃惊地看着楚恒,“这,这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楚恒肯定地点点头:“确凿无疑,今天上面做出的处理。”

    季虹感到极度震惊:“为什么?小乔出啥事了?”

    “喝了酒在酒吧玩女人,而且还一次玩俩,被在网上曝光了,引起了市委的震怒。”楚恒简单道。

    “这不可能,小乔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搞错了。”季虹使劲摇头。

    楚恒皱起眉头:“网上的帖子有图有真相,组织对他做出处理,是经过严肃调查核实的,怎么会搞错?乔梁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你说了算的,事实证明一切。”

    “这……”季虹一时无法反驳,却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乔梁会做出这种事,怔怔看着楚恒。

    楚恒接着做痛心状:“我实在没想到乔梁会做出这种事,早知他是这种人,我怎么也不会把梅子介绍给他的,唉,我真是瞎了眼啊。”

    “梅子知道这事了?”季虹怔怔道。

    “当然知道了。”

    “那,梅子是怎么表现的?”季虹看着楚恒。

    “我怎么知道。”楚恒不耐烦道,“不过梅子伤心愤怒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和他离婚,你记住,以后不要再叫乔梁来家里吃饭了,我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楚恒此时觉得,随着乔梁的彻底完蛋,章梅还真没有必要再和乔梁过下去了,既然她一直想和乔梁离婚,现在应该是时候了。

    章梅借这事和乔梁离婚,合情合理,谁都说不出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