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树森笑了:“也就是说,乔梁既不敢得罪徐洪刚,又不想失去你,想在你和徐洪刚之间左右逢源,从而获取最大利益。”

    楚恒也笑了:“应该是这样的,这就是小人物自以为是的聪明,也是最可悲的地方。”

    唐树森阴沉着脸:“从官场来说,这种人最可恶。对徐洪刚来说,你和乔梁的私交是秘密,他一旦知道了,肯定会不开心,甚至丧失对乔梁的重用和信任,这不是我们现在想看到的结果,所以,你和乔梁平时的交往要谨慎小心,不可太公开。”

    楚恒点点头:“其实不光徐洪刚,李有为都不知道我和乔梁的事,乔梁担心李有为知道后会不高兴,一直没告诉李有为我是他和章梅媒人的事。”

    “那最好不过,你要利用这一点,尽最大可能挖掘乔梁的潜力,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为我们做事。当然,如果哪一天徐洪刚知道了你和乔梁的关系,不再信任重用他,那乔梁对我们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那时候,就可以把这小子彻底沉到泥坑里。”

    楚恒笑了,真到了那时候,乔梁不单只是在官场沉到泥坑,他将会失去一切,包括婚姻和女人。

    自己精心为乔梁设置的圈套,当初只是为了对付李有为,没想到现在还能持续发挥作用,而且这作用越来越重要。

    越想越觉得自己当初把章梅介绍给乔梁是正确的,女人就像身上的衣服,随时可以换,而官场的斗争却是没有回头路的,一旦失去了,很难再找回来。

    看着前方顺畅的道路,看着向远处无尽延伸的路面,楚恒的心情突然很好,觉得这就像是自己的仕途,一帆风顺,永无止境。

    乔梁和徐洪刚回到江州的时候快要天黑了,乔梁在市委大院门口下了车,小郑送徐洪刚回宿舍。

    乔梁刚要步行回家,接到姜秀秀的电话,说包了饺子让他来吃。

    乔梁一听来了食欲,答应着往姜秀秀宿舍走,边走边打了家里座机,想给章梅说一声吃完晚饭再回家。

    没人接电话。

    乔梁接着打了章梅手机,很快通了。

    “你在哪里?”

    “我在妈妈家的,你出差回来了?”

    乔梁心里一动:“没,明天回来。”

    “嗯,那好,我今晚在妈妈家住,不回去了。”

    “好的。”乔梁挂了电话,接着又打楚恒家座机,季虹接的电话。

    “虹姐,章梅去你家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季虹道。

    “我回家没见她,打她手机又关机,以为她在你家玩的。”

    “呵呵,她没来,是不是又没人给你做晚饭了?不然来我家吃吧,我炖了一锅甲鱼汤,正愁一个人吃不了呢。”

    季虹怎么老是炖甲鱼汤,吃不腻啊?

    “怎么,楚哥不在家?”

    “是啊,他去黄原了,说要明天才回来,你来吧,我等你一起吃。”

    乔梁一听就知道楚恒在对季虹撒谎,尼玛,他和唐树森现在应该到江州了。

    “谢谢虹姐,不去了,我自己在家弄点吃的算了。”乔梁道谢后挂了电话,接着把电话打给岳父,“爸,梅子在吗?”

    “白天在的,这会刚走,说你出差回来了,要回家给你做饭。”

    “哦,那好,我这就快到家了。”

    乔梁挂了电话,冷笑一声,尼玛,都在演戏,既然想演,那老子就奉陪到底。

    乔梁接着去了姜秀秀那里,两人美美吃了一顿羊肉水饺。

    吃完两人看了会电视,乔梁对姜秀秀道:“你去洗个澡吧。”

    姜秀秀明白乔梁让自己洗澡的意思,他想办自己了。

    姜秀秀柔顺答应着,又问了一句:“今晚你几点回家?”

    “怎么?不想让我在这里住?”乔梁半躺在沙发上,懒洋洋道。

    姜秀秀心里一喜,又觉得意外,迟疑了一下道:“你不回家,不担心……”

    “担心个屁。”乔梁的口气有些不耐烦。

    看乔梁这样,姜秀秀不问了,直接去了卫生间。

    姜秀秀洗完澡,穿着薄如蝉翼的透明睡衣出来,里面的凸凹和黑色丛林隐约可见,充满无限风情。

    这是姜秀秀特意刚买的情趣睡衣,专门穿了给乔梁看的。

    乔梁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