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为看了一眼乔梁,微微点头,接着看着安哲:“安董事长,承蒙你对我的高抬,既然你发话了,那完全彻底没有任何问题。”

    “好!”安哲点点头,“李总裁是个痛快人,我先表示感谢。”

    李有为道:“安董事长客气了,只要安董事长需要,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只怕我能力疏浅……”

    “李总裁不必谦虚!”安哲打断李有为的话,“你从政界转道商界后的能力和表现,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你有没有能力,有多大能力,我心里有数。还有,在我看来,国企和民企除了属性不同,其他在运营和管理上,是不应该有多大区别的,甚至,在灵活和创新以及用人上,民企有很多值得国企学习的地方,当然,也可以优势互补……”

    “老安同志这话我赞同。”吴惠文一拍手。

    乔梁也不由点头,安哲虽然是国企大领导,按级别还是厅级干部,但他勤奋好学和不耻下问的精神,实在让人钦佩。

    安哲接着道:“好了,回到今晚饭局的正题,小乔明天就要远行千里去西北挂职,我们都要很久见不到小乔,今晚大家一起给他送个行,希望小乔同志到西北后,能不忘初心、坚守信仰,坚持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线,坚定自己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在新的天地里有新的作为!”

    说着安哲举起酒杯。

    乔梁心里热乎乎的,接着举起酒杯和大家碰杯。

    和吴惠文碰杯的时候,吴惠文看着乔梁道:“小乔,老安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另外我再补充一句,西北气候恶劣,在好好工作的同时,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乔梁心里又一阵暖意,忙点头答应着。

    和李有为碰杯的时候,李有为对乔梁道:“安董事长的话语重心长,吴书记的话关怀备至,寄托着对你的关心、爱护和期待,你一定要牢记在心,在西北挂职期间,要正直做人,扎实做事,为江东争光,为江州争光,为父母争光,为安董事长和吴书记争光,更为自己争气……”

    乔梁心里暖流阵阵,认真点头答应着。

    然后大家一起干了。

    接着乔梁给大家倒上酒,站起身,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给安哲、吴惠文和李有为分别敬酒,表示一定牢记他们的叮嘱和厚爱,一定不给他们丢脸,一定会好好做人做事。

    安哲喝完酒对乔梁道:“乔梁同志,我对你的要求是,在这一批去挂职的干部中,你要做业绩最好的,做第一,有没有这个信心?”

    乔梁一怔,安哲对自己要求很高啊,不但要做好,还要争第一。

    乔梁一时心里有些没底,道:“信心是有的,我努力争取。”

    “不能努力争取,必须给我做到,做不到第一,对你来说就是一次失败的挂职!”安哲武断道。

    乔梁又一愣,心道,老大啊,我现在人还在江东,还不知道到西北后去哪个县挂职,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情况,这第一我如何敢保证呢?再说做到什么程度算第一?工作中的某些东西,不是具体数字,是不好衡量比较的啊。

    吴惠文笑道:“小乔,老安同志的意思,是让你做最优秀的挂职干部。”

    “不是优秀,是优异,是最优异!”安哲纠正道。

    “哦对对,优异,最优异。”吴惠文点点头。

    李有为呵呵笑了下:“梁子,既然安董事长对你高标准严要求,那我想,这个信心你应该会有,必须要有,不但你要有这个信心,我也会有。”

    乔梁看着李有为眨眨眼,他似乎是话里有话啊。

    吴惠文看着李有为,略微一琢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对乔梁道:“小乔,李总裁作为你的老领导,他既然都有这个信心,那你当然也应该有的。”

    乔梁又看着李有为,李有为微微一笑,笑地有些莫测。

    安哲接着意味深长地看着乔梁:“李总裁都有信心,难道你小子还没有?”

    乔梁又眨眨眼,接着痛快点头:“好,这个信心我有,肯定有,必须有。”

    此时虽然如此说,但乔梁还是有些晕乎。

    “嗯,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身边人应该有的气势和气魄,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安哲说着端起酒杯看着乔梁,“小子,再敬我一杯!”

    乔梁被安哲这话鼓起了勇气和信心,还有壮怀激烈的豪情,接着又给安哲敬了一杯酒。

    然后大家边吃边喝边聊,吴惠文问起送行会的事,乔梁接着把关新民在送行会上的讲话内容和他们说了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