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思很简单。”吴惠文看着乔梁,“小乔,我这次专门来这里,第一是看你,第二,我要带你脱离苦海。”

      “脱离苦海?”乔梁一时茫然,“怎么脱离?”

      “我要带你走。”吴惠文平静道。

      “什么?带我走?去哪里?”乔梁一愣。

      看乔梁的神情有些发懵,吴惠文抿嘴一笑,接着轻轻呼了口气:“当然是带你去关州。”

      “啊……”乔梁轻呼一声,“吴姐,你想把我调到关州去工作?”

      吴惠文点点头:“此事我早已想好,既然在江州有人不能容你,想方设法整你,那么,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带你走,你跟我去关州,去了之后,先担任关州委办副主任,做你熟悉拿手的工作,以后有机会,再做合适的调整。

      至于调动手续,只要关州这边接收,黄原那边我给有关部门的领导打个招呼,问题不大,江州这边,如果骆飞不放人,我会亲自找他,打开天窗说亮话,想必他也找不到理由拒绝……”

      听了吴惠文这话,乔梁明白了她今天来看自己的用意,吴惠文不愿意看到自己在江州被人打击深陷困境,她要把自己调到关州去,给自己开辟新的天地。

      以吴惠文的级别和身份,她要做到此事并不难,骆飞即使不愿放自己走,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特别吴惠文还是他的前任,虽然级别相同,但身份比他高,他很难做到不给吴惠文这个面子。

      而自己一旦调到关州,等于重新有了强大的靠山,以自己和吴惠文的关系,以吴惠文对自己的赏识,不但会有舒心的工作环境,而且下一步的进步也指日可待。

      如此,在自己拒绝担任关新民的秘书后,又一个灿烂光明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

      吴惠文不同于关新民,她和安哲是一条战线的,她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

      乔梁心海翻腾,在为吴惠文对自己的好感动的同时,又意识到,只要答应了吴惠文,自己的新生就开始了,阴霾将彻底散去,阳光将重新洒满自己今后的仕途。

      这让乔梁感到振作和振奋,又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诱惑,下意识就想点头。

      但不知为何,乔梁突然又感到了犹豫,在犹豫中似乎冥冥感觉,自己内心对江州有一种无法割舍的东西,这东西让他不由徘徊,这东西让他意识到,一旦自己离开江州,或许今后将很难再有机会回到江州。

      看乔梁面带犹豫之色,吴惠文有些困惑:“小乔,你……”

      乔梁没有说话,皱眉不语。

      看乔梁这样,吴惠文也不着急,耐心地看着他。

      此时,乔梁脑海里思绪翻腾,他想到了自己在江州的沉沉浮浮,想到了自己追随李有为和安哲的难忘岁月,想到了安哲和李有为对自己的教导教诲,想到了安哲调离后江州的复杂态势,想到了自己在江州经历的那些人和事……

      沉默良久,乔梁轻轻呼了口气:“吴姐,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关怀和爱护,我从心里感动……只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不想离开江州。”

      “嗯?”吴惠文感到意外,“小乔,为什么?”

      “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过,从我个人来说,我这样离开,多少显得灰头土脸,或许这会在我的官场人生中留下不大不小的遗憾,甚至是难以挥去的阴影,所以……”

      说到这里,乔梁停住了,摸出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

    &a-->>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