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快下班前,乔梁刚忙完手头的工作,有人敲门。

      “进来。”乔梁看着门口方向。

      随即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薛源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材料。

      “乔主任,这是我们这次下去调研的报告,刚弄出来,科长让我送给你看看。”薛源说着把报告放在乔梁办公桌上。

      “嗯,你们的工作效率很高啊。”乔梁边说边拿起材料。

      薛源笑了下:“昨天一回来,科长就和我一起加班搞,一直弄到昨晚11点才拿出初稿。”

      乔梁点点头,指指对面的椅子:“坐。”

      薛源本想送完报告就出去的,听乔梁如此说,只好坐下来。

      乔梁把初稿认真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笔修改了几个地方,抬头看着薛源:“这初稿是你执笔的?”

      薛源点点头:“对,我写完后科长没有动,直接让我送给你。”

      乔梁点点头,这次的报告,薛源写的不错,到底他是名校研究生毕业,还是有一定的水平,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比上次的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一方面说明薛源自上次受挫后接受了教训,变得严谨务实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次调研进行地很扎实很详细,充分掌握了材料,在这个基础上,报告的内容自然是丰富详实的。如果这次调研不是自己和一科科长带着,单凭薛源自己,恐怕未必能到这个程度。

      “小薛,这次下去调研,你的表现不错,相当不错。”乔梁看着薛源,话里有话道。

      听了乔梁这话,薛源多少有些心虚,掩饰地笑了下:“感谢乔主任夸奖,其实能跟着乔主任下去调研,是我学习的好机会,我自然要……”

      “除了在调研中学习,你其他方面也表现不错。”乔梁打断薛源的话。

      显然,乔梁这话是在含蓄试探薛源什么。

      薛源心里不由有些紧张,尼玛,乔梁说这话,莫非是他觉察出了自己什么迹象,在怀疑自己什么?

      但随即薛源又觉得不可能,自己做的如此隐蔽,近似于天衣无缝,乔梁应该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破绽的。

      如此,乔梁就是在诈自己。

      想到这里,薛源迅速镇静下来。

      但虽然如此,薛源刚听到乔梁这话的时候,稍微表现出的一丝紧张,却被乔梁捕捉住了,他立刻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果然如此,这小子跟着自己出差,在出差过程中形影不离跟着自己是有道道的。

      “其他方面……乔主任指的是……”薛源试探地看着乔梁。

      “我指的是待人接物、以及和县里的人打交道等方面。”乔梁道。

      薛源松了口气,乔梁对自己的行为果然是没有觉察。

      接着薛源心里又得意,以自己名校毕业研究生的智商和聪明,对付乔梁这种三流大学毕业的学渣,当然是绰绰有余的。

      随即薛源又感到遗憾,本以为昨天乔梁被办案人员带走,肯定会完蛋,没想到连夜都没过就迅速安然无事出来了,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薛源虽然在其中做了精妙的配合,但他并不知道此事是怎么操作的,更不知道这其中发生逆转的具体过程,他在失望遗憾的同时,心里又充满了巨大的困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