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宋良和乔梁在餐厅外面散步,边继续闲聊。

    他们此时不能走远,因为四位大佬的晚餐随时都有可能结束。

    一会宋良道:“我最近拜读了邵冰雨的一部分文章,她的文笔实在精彩犀利,不折不扣的美女才女啊。”

    听宋良提起邵冰雨,乔梁心里微微一动,这家伙似乎对邵冰雨很有兴趣。

    “对,邵冰雨确实是美女才女,而且她在管理上也很有能力,担任副部长后,分管的那一摊抓地井井有条。”乔梁道。

    “嗯,不错不错。”宋良赞赏地点点头,接着道,“邵冰雨应该是江州体制内第一大美女才女吧。”

    乔梁笑了下:“如果叶心仪步回去,她的确算是。”

    宋良也笑起来:“看来在老弟眼里,对叶心仪实在高看的很啊。”

    “不是我故意高看,而是事实,其实邵冰雨自己也承认这一点的。”乔梁道。

    宋良点点头。

    乔梁接着试探道:“宋处长,叶心仪来黄原帮忙有一段时间了,你觉得她有没有可能正式留下呢?”

    “这个不好说,现在省直单位的编制都冻结了,不知何时会解冻,而且人事变动的事向来复杂莫测,在没有把菜放在篮子里之前,谁都不敢说一定。”宋良道。

    “这倒也是。”乔梁点点头。

    从乔梁个人的意愿出发,他是希望叶心仪能正式留在黄原的,因为这对她个人今后的发展显然会更有利,而且江州宣传系统的水实在太浑,由楚恒掌控着,叶心仪如果借调到期留不下再回到江州宣传系统,难保楚恒不会继续打压排挤她。

    这时廖谷锋、关新民、安哲和骆飞从餐厅走出来,他们的晚餐结束了。

    宋良和乔梁忙过去。

    廖谷锋背着手,边走边道:“嗯,吃完了,接着下午的话题也谈了不少,结束,回家休息。”

    大家都点点头。

    然后廖谷锋的车子开过来,宋良打开车门,廖谷锋和安哲、骆飞握握手,没有和乔梁招呼,接上上车走了。

    廖谷锋走后,关新民对安哲和骆飞道:“你们二位也去房间休息吧,我回宿舍。”

    关新民来江东后,住在黄原宾馆安排的宿舍。

    接着关新民和安哲、骆飞握手,然后又冲乔梁伸出手,乔梁忙伸出双手和关新民握手。

    “小乔同志不错。”关新民突然冒出一句。

    听了关新民这话,乔梁微微一怔,有些莫名,不晌不夜的,关新民怎么突然没来由冒出这么一句,而且是当着安哲和骆飞的面。

    不及多想,乔梁忙恭敬道:“感谢领导夸奖。”

    关新民微微一笑。

    安哲和骆飞此时也面带微笑,安哲此时并没有多想什么,骆飞心里却有些愤愤,靠,什么不错,一个狡诈奸猾的破坏分子而已,不知老关为何要如此评价这小子。

    然后关新民直接回宿舍,安哲在外面散步,乔梁陪着,骆飞回了房间。

    安哲在散步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带着沉思的表情。

    看安哲不说话,乔梁也保持沉默跟着。

    乔梁不知道安哲此时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吃饭的时候,四位大佬都谈了些什么。

    其实,此时安哲这会沉默不语,一直在琢磨吃饭的时候廖谷锋说的某些话,这些话说的含蓄而又模糊,但其中又蕴含着某些意味,这意味似乎简单,又似乎有些深邃。

    安哲在琢磨,不知关新民和骆飞此时是否也会琢磨。

    散了半天步,安哲说了一句:“回去。”

    接着安哲和乔梁就往贵宾楼走,直接回了房间。

    此时,骆飞正在房间里边抽烟边琢磨廖谷锋吃饭的时候说的某些话。

    这时秘书推门进来,轻声道:“他们回房了。”

    秘书是按照骆飞的吩咐这么做的。

    骆飞点点头,秘书接着关上门出去了。

    骆飞把烟头熄灭,随即摸出手机开始拨号……

    乔梁刚回到房间,内线电话响了,一接是安哲打来的。

    “没烟了。”安哲道。

    “好的,我这就去车上拿。”乔梁忙道。

    安哲接着挂了电话。

    乔梁出来找赵强要了车钥匙,然后去车里拿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