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到了周五。

    下午上班后,乔梁坐在办公桌前,在电脑前忙乎着。

    窗外寒风呼啸,冷风嗖嗖从窗缝里钻进来,天气预报有一股西伯利亚寒流袭来,大风降温的同时还有暴风雪。

    不过这会外面只有风,雪还没下。

    外面冰冷刺骨,室内温暖如春,暖气达到了23度,乔梁只穿了羊毛衫。

    乔梁这会不是在忙工作,而是在把自己这几天的劳动成果录入电脑。

    这几天,乔梁没事就往外跑,利用工作间隙和下班后的时间,骑着共享单车,在江滨大道城建开发集团建设的范围内来回跑,拿着一把小锤敲敲打打,看了不少,拍了不少,也记下来不少,现在要把这些情况整理起来,弄成一个综合的文档。

    弄到快5点才忙完,乔梁又检查了一遍,然后保存到一个专门的优盘里,把优盘放好。

    做完这些,乔梁松了口气,点燃一支烟,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气,慢慢吸着烟,琢磨着下一步怎么做。

    自己手里现在这东西,虽然不专业,但却是线索是证据,一旦让专业专门人员按这证据进行勘察调查,一定会发现更严重的问题。

    只是,这东西以怎样的方式爆出来才好呢?

    乔梁此时想到了三种方式:一是直接把证据提交给相关纪律监察部门,实名举报,堂而皇之搞起来;二是匿名举报,把优盘寄给纪委相关部门或者直接寄给郑世东;三是在网上曝光,复制秦川的模式。

    乔梁琢磨着三种方式的利弊,第一种方式虽然大义凛然正气浩然,但似乎最不可取,因为副作用太大,等于直接暴露了自己,即使达到了搞掉赵晓阳打击骆飞的目的,也会让大家感到自己在公报私仇,而且因为自己的身份,大家很可能会怀疑这公报私仇是自己在安哲的暗示或者指使下进行的,进而把安哲牵扯进来,让他陷入被动。

    第二种方式虽然保险,但成功率似乎又不高,不高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赵晓阳是骆飞的小舅子,因为骆飞今后的前程不可预测,纪委的人,包括郑世东,谁都不想没事招惹骆飞,说不定接到举报后就把此事在内部压下了,就像苗培龙在松北压住姚健的事那样。而即使不压下,郑世东也会往上推,给安哲汇报,不管安哲怎么表态,他都没有责任,也不会得罪骆飞。

    而以安哲的性格,一旦看到这些东西,自然会让郑世东严查,如此,在江州风暴刚刚结束的情况下,很多人,特别是中高层,还是会猜测安哲是想借此事报复骆飞,带有个人私心和目的,对安哲的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第三种方式想想倒是不错,这年头网络是个好东西,什么事只要上了网,就会引起大家关注,就会在大家的关注下进行调查。

    但乔梁又觉得这种方式不保险,因为在现在的技术水平下,不管你采用自认为多高超的方式发帖子,只要想查,绝对跑不了你。如此,如果在网上发出来,还是有暴露自己身份的可能,一旦暴露,还是会让人想到安哲,还是会对安哲不利。

    否定了这三种方式,乔梁苦思冥想,最好的方式应该是既能保全自己,还能不让安哲受到任何牵连,不让任何人对自己和安哲有任何怀疑。

    那该采取什么方式呢?乔梁一时想不出,不由有些焦躁,打开窗户,一股凛冽的寒风吹进来,乔梁不由浑身打了个激灵。

    不能着急,要耐住性子,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不放弃,总会想出办法,总会有机会,乔梁暗暗告诫自己。

    此时乔梁突然想起一句话: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果你没有足够耐心去等待成功的到来,那么,你只好用一生的耐心去面对失败。

    这话是张琳曾经告诉乔梁的。

    反复琢磨着这话,乔梁急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关上窗户,深深呼了口气,握紧拳头在空中挥了一下,干.你娘,老子非想出好办法不可,不搞一下老子决不罢休!

    嗯,要开动脑筋,在开动脑筋的同时,最好再来点机会和机遇。

    只是不知这机会和机遇何时会出现,会不会出现。

    乔梁正在琢磨寻思着,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乔梁拿起话筒,里面传来张海涛的声音:“老弟,过来一下。”

    私下的场合,张海涛称呼乔梁,既不叫小乔,也不叫乔主任,都是随性叫老弟或者伙计,这让乔梁感到张海涛很平易近人,感到了他对自己的热乎和亲近。

    其实张海涛不光对自己,对委办其他人也都是如此,不拉官架子,这让大家都觉得他容易接近比较好打交道,对他都很有好感。

    乔梁答应着放下电话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