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刚看景浩然神情难堪,心里很痛快,尼玛,让你这老东西羞辱老子的人,现在知道不好收场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叶心仪一面觉得解气,暗暗佩服乔梁的骨气和勇气,一面却又替乔梁担心,这小子做事真是个楞头青,天不怕地不怕,市委书记也敢对抗,吃了豹子胆啊。

    徐洪刚看火候差不多了,知道不能继续让这场面冷下去,这样对谁都不好。作为乔梁的领导,自己有义务化解冷局。

    徐洪刚带着责怪的口气对乔梁道:“小乔,你怎么搞的,拿酒杯怎么这么不小心,这酒好贵的,喝了不疼洒了疼啊,一看你就是败家子,不会过日子。”

    徐洪刚这么一说,酒桌上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苗培龙忙打圆场:“可能是因为要给景书记敬酒,乔主任太激动了,所以没拿稳。”

    “是啊是啊,应该是这样的。”孔杰拿起酒瓶边给乔梁倒酒边笑道,“来,乔主任,我给你倒上。”

    既然有人打圆场,景浩然就找到了台阶下,做愕然状:“哦,刚才小乔给我敬酒了吗?我只顾和任书记说话,没注意到啊。”

    徐洪刚笑道:“刚才大家都在大声谈笑,乔梁声音太小,所以你没注意到,很正常的。来,小乔,重新给景书记敬杯酒。”

    乔梁坐在那里不动,尼玛,刚才敬酒你不搭理,老子现在还不伺候了。

    看乔梁没反应,大家不由又担心起来。

    徐洪刚踩了下乔梁的脚,脸上继续笑着:“小乔,不要心疼刚才洒的那杯酒,我不批评你了,快敬景书记。”

    听徐洪刚这么说,乔梁抬了下眼皮,正看到叶心仪在冲自己使劲使眼色。

    乔梁心里一热,觉得叶心仪那眼神的意思似乎是:倔驴,不要硬来,听话才乖。

    乔梁觉得自己必须给徐洪刚这个面子,他是自己的大领导,必须要维护大领导的权威。

    加上刚才自己自作多情理解的叶心仪那眼神,乔梁突然笑起来,重新端起酒杯,不过没有站,看着景浩然抱歉道:“景书记,刚才真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敬您的酒洒了,您是大领导,大肚量,莫见怪,来,我敬您一杯酒,祝您身体健康。”

    乔梁这话说的完美无缺,态度也很尊敬。

    景浩然轻轻呼了口气,尼玛,自己本想借这机会羞辱一下他的,没想到差点被这兔崽子弄得下不来台,既然他主动道歉了,那就借坡下驴。

    景浩然端起酒杯呵呵笑道:“没关系的,来,我们喝。”

    两人干杯,乔梁先喝为敬干了,景浩然也干了。

    今晚景浩然喝酒,除了和唐树森、徐洪刚单独喝的时候干了,其他人敬他的酒,他都是抿一口就放下,唯独乔梁这杯干了。

    徐洪刚松了口气,叶心仪松了口气,除了唐树森,大家都松了口气。

    唐树森带着沉思的目光看着乔梁。

    前几天唐超和魏厚成联合做局,想让方小雅让出松北那块地,没想到乔梁突然出手,招引来那么多记者,差点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上午自己又得到消息,在北京那边的行动宣告流产,张琳已经安然离京,破坏者还是乔梁。

    这样想着,唐树森不由对乔梁恨得牙根痒痒,却又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小子如果能为自己所用,必将是一员猛将。

    可惜,他现在是徐洪刚的人,徐洪刚有这小子在身边,必将如虎添翼,说不定日后会给自己带来极大麻烦。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就一定要严厉打压,绝不能让这小子做大做强。

    唐树森暗暗琢磨着。

    此时,在打压整治乔梁方面,唐树森和景浩然想到一起去了。

    酒局结束后,大家住在县委招待所,回房间的时候,徐洪刚略带醉意地拍着乔梁的肩膀说了一句:“小子,算你狠。”

    说完徐洪刚进了房间。

    乔梁有些发怔,不知徐洪刚这话是褒还是贬。

    正寻思,叶心仪从乔梁身边经过,扔下两个字:“倔驴。”

    乔梁又发怔,叶心仪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赞扬还是嘲弄?

    乔梁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靠在床头抽烟,边回味着今天酒局上的事。

    乔梁很明白,自己今天把景浩然彻底得罪了,他现在对自己不只是讨厌,还有憎恨。今后自己只要有一点把柄被他抓到,等待自己的必将是死无全尸。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仕途前景灰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做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