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哥,燕子给我打钱了,是五千,她是做什么生意啊,这才一周。”

    4号在电话里,明明是兴奋的。但是,冬子听到,内心却沉重起来。

    按彭总分析的两原则,燕子所从事的工作,相当不靠谱,这钱,估计有问题。更为危险的是,如果燕子自己并没意识到,那她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而另一边,容城的武杰,却听到了另一个消息。

    “冬哥,前两天碰到苕货了,我晓得你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他非要拉到我说话,本来这事我不想告诉你的,但可能与燕子有关,还是跟你打电话了。”

    “有话快说,杰子,你莫不是想急死我,好继承我的贷款?”

    “贷款,对,就是贷款。苕货问我的也是这个事,他说,燕子跑到他朋友那里,借了一笔贷款,问我知道不知道,燕子的下落。我说我不知道,没听说。”

    这是武杰的精明,他知道苕货不是个好东西,关于燕子家里人生病这事,不想告诉他。

    冬子明白,也许就是这个贷款,逼得燕子不得不兵行险着,急于想挣大钱回本。

    “苕货说,燕子倒是已经把第一期的钱还了,不晓得她在做什么生意。我不置可否,但苕货拉着我说话,讲些职高的事情。意思是,职高的同学里,像他那样挣大钱的人,不多了。他明显是在显摆,好像他多能似的,不就是个茶馆老板嘛,细麻将,算什么?”

    “你就说这?”冬子觉得,这些信息,意义不是很大。

    “不光是这。如果他不扯到许玫,我就要走了。结果,他说许玫挣了大钱,啥时候回来,跟他说一声。因为他知道,我原来跟许玫家里熟悉。”

    “他咋说的?”这个信息很重要。许玫或许真的挣了大钱,要不然,从不打交道的苕货,怎么听说呢?

    “我也好奇,就多听了一会。他说,他们这里打牌的人,有许玫的朋友,输了钱,找许玫借了几万块,这事是听人在牌桌上说的,所以才问我。”

    “你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说我不知道,我一个上班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我估计,许玫有钱,苕货是不是动心了,想趁许玫回来,在牌桌上,做她的笼子。反正,这家伙,从来没安好心。他给我递烟,我都没接。”

    武杰不是那么笨的人,逢人且说三分话,这经验他是有的。更何况,苕货这个恶人,满脸堆笑地跟你说话,本身就很可疑。但凭武杰的判断,苕货所说的两条信息,有可能是真的。

    综合这几点信息来看,冬子可以理清一些脉络了。燕子之所以被许玫忽悠,其实是太缺钱所致。爷爷的病是最后的稻草,当时根本没人帮她。

    燕子,你忘了还有个冬子吗?为几万块钱,借高利贷,把自己搞得没有回头路,为什么呢?

    而许玫在这里,算是挣大钱的人,估计已经是个骨干了。那燕子挣的小钱,估计就是打工的份。这种钱,很有问题。

    以一周为单位来计算,燕子不仅还了高利贷,还给4号五千元钱,那估计,燕子一周的收入,肯定在大几千甚至接近上万,是什么行当,有这个效果呢?按正常行当,是不可能的。一个在西北公司当推销员的老手,要不是在彭总带领下,也挣不了这多。自己还算运气特别好的人,也没这高的收入。

    所以,大概率上,燕子挣的钱,不正常。

    所以,冬子得想办法,直接面对燕子,把她从不正常的状态中,拉回来。

    促使冬子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有公司的情况。

    公司从元月份以来,整个过程都明朗了。小袁打电话来,说了很多。总经理正在办交接,把销售部部长提升为新的总经理,虽然没出正式通告,但大家传得很热了。

    孙总,不仅进入了董事会,而且,他也被提升为副总,主管所有技术部门的事情。而销售部部长的位置空缺,有人猜测,估计一年之后,彭总将接替那个位置。

    冬子在内心中,为彭总的前途而欣喜,但已经不能当面祝贺他了。他已经被提前召回公司去了,说是对华南大区的工作做交接。而哪个会到西北公司来当经理,公司没说。只是彭总走的时候,临时指定丁哥,暂时负责一下。

    他的指定,是有效的,因为,彭总本人,也担任着总公司销售部的副部长。但是,这肯定不是正式任命,丁哥在同事们祝贺声中,表示谦虚低调。在一个单独的场合,他跟冬子说出了原因。

    “彭总这是回去过渡了,兄弟,你、我都是彭总最相信的人,咱们要为彭总站好最后一班岗,让他顺利地在一年后,接上销售部一指导手的岗位,咱这才是做人的道理,对吧?”

    “丁哥说得对,那必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生一串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