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龙雀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此女当主天下(1 / 2)

《隋末之大夏龙雀》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

李煜并杨氏吃饭,仅仅告辞,李景略,今南书房老师程元见驾,恐怕忘记李景略

李景略李煜,吃完午饭告辞殿内杨氏武媚娘母,杨氏武媚娘娇羞,忍住叹口气。

“媚娘,等间,居住吧!娘钱财,给安置吧!”半响,杨氏才叹口气。

?母妃,朝廷明确,居住吧!长公主十八岁候,才离皇宫,?”武媚娘忍住询问

“长公主儿,公主,谁?”杨氏冷笑:“难公主吗?武氏,真武士彟儿,叛贼,陛容忍活,已经很,难。”

武媚娘况,皇宫,外错,皇宫相比较,偏偏资格留皇宫,除掉公主外,其皇妃。

“陛答应吗?”武媚娘忍住询问

“陛,陛边,应该吧!”杨氏确定,实际,皇帝,因武媚娘太漂亮

“连母妃握吧!”武媚娘忽冷笑:“母妃,,您认,陛儿离吗?”

?”杨氏听变,死死武媚娘,儿居,接住询问:“既此,?”

“母妃认儿离夏,普太阳高照方,领土,孩儿论走。”武媚娘苦笑:“既此,老老实实享受皇荣华富贵。”

杨氏听,忍住痛哭:“错,娘应该让,早知此,候,应该将话,哪。”

皇帝见,杨氏李煜,虽满,任何办法,敢提见。

儿居察觉李煜思,甚至

“母妃,很正常吗?且候,宫闱混乱,此吗?夏,,母、妯娌、姑嫂等等,皇室,奇怪,涉及,朝野,母妃必担。”武媚娘反:“,相互照应,吗?”

杨氏听声长叹,武媚娘理,此举笑话,英明。

影响圣明,见皇娘娘,此娘娘才决断。”杨氏顾忌名声,,虽入宫,隐姓埋名入宫。服侍笑话吗?史书名声呢!

武媚娘杨氏离背影声长叹,任何够决定,武媚娘相信,皇帝答应,否则话,皇帝

仇敌,若武媚娘香,,若很丑,肯定赐予残缺仇敌报复。

便宜老,武媚娘,给夏带数次杀戮,皇帝增加麻烦,,皇帝岂且,容貌此容貌,岂?哪怕恐怕处。

确定陛媚娘?”杨若曦惊讶眼神杨氏,很快未必,武媚娘姿色很诱,皇帝养性,东西,

武媚娘若般,或许武媚娘,若流落民间实很。且,已经被皇帝察觉未必阻挡皇帝求。

“杨妃,,陛媚娘,吗?媚娘貌,岂够驾驭,才保住安全。”杨若曦脑海瞬间分析番,:“考虑,媚娘若入宫,影响声誉,做主,免候恶皇帝,安全。”

“臣妾尊娘娘吩咐。”杨氏听口气,答应,未必希望,码比希望更皇帝,真,杨氏任何办法,

皇帝闹翻,杨若曦性格,左右已,杨氏何,历史很吗?

且,若消息,将此赐给诸王妃,理由将宫赐予臣吧!若,皇放哪呢?

吧!探探陛口风。”杨若曦决定见见李煜。

杨氏敢怠慢,怀忐忑思退杨若曦通知李煜,让李煜吃饭,厨房准备

李煜接消息奇,杨若曦通知吃饭,次肯定

“今见娘娘?”李煜思索片刻才让高福打探番。

“陛,杨妃刚刚娘娘。”半响,高福才消息禀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春莺啭 言情 / 全本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姚馥之出身士族大家,自幼习得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大漠偶遇左将军顾昀。顾昀出身京城勋贵顾氏,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列侯,与另一位闻名天下的美男子谢臻并称“东洲明珠西京玉”。朝廷征讨犯边的西羯,主帅病倒,顾昀听说附近的涂邑有良医,亲自赶往请医,却与年轻的女神医姚馥之刚见面就闹得不愉快。顾昀对姚馥之猜疑防备,却在相处中对她暗生钦慕。二人彼此暗生好感,却因故不得不分别,不久各自回京。姚馥之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谢臻
39万字一年以前
结婚以后 言情 / 连载
结婚以后
莫衣
这是一本讲述婚姻中情感纠结的小说。与其他婚姻家庭小说不同的是,这本小说为时尚的婚姻心理型小说。文笔细腻,引人入胜。作者每次的选择都能带给我们不同的感受,在上帝给他的两个男人之间她到底怎样选择?或者她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只要选择一个就能得到幸福?
29万字一年以前
美学公式 言情 / 连载
美学公式
空菊
黄金分割是建筑美学的代名词,也是人体形态最为理想的比例。霍执潇的所有床伴都符合黄金分割的身材标准,因此丁以楠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从霍执潇的身边醒来。-0.618是公认最能引起美感的比例,而在我眼里,你才是唯一的美学标准。-一句话简介:老板不小心睡了助理的故事。甜文,不虐。建筑设计师x私人助理风流英俊多金x禁欲貌美人妻1v1,he
26万字一年以前
斯文败类 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1万字一年以前
悬日 言情 / 连载
悬日
稚楚
【原名《戒断》,应网站要求改名】[每晚九点更新]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我不建议你再靠近他。作为朋友,我也知道你一时放不
71万字1个月前
一醉经年 言情 / 全本
一醉经年
水千丞
简介:暗恋就像一壶烈酒,明知道灌下去要晕眩、失态、痛苦,也让人飞蛾扑火、甘之如饴你点到即止,我一醉方休可但凡醉酒,总有醒的一天(本书为《针锋对决》和《职业...
42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