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追错方向”(1 / 2)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www.ranwen.cc

68

钟煦踉跄楼,直奔卧室,,除灰尘空气飞舞外,

具被空,曾跪伏毯、紧抓皮椅、打湿……圈禁狗笼,仿佛未存,消失踪。

……呢?

钟煦仍肯相信,拧身冲房间,楼梯拐角秦瀚撞

“钟煦……”

“滚!”

将碍,直奔

被仇野关十九间曾,甚至连其楼层做停留。黑漆漆房间希望。

脚踹门,渴望熟悉具、笼,哪怕监视器

,入眼仍片空。

空荡荡房间,仿若黑洞,将丁点光吞干干净净。

呆立许久,才终找回声音。

,告诉吧,闹,答案已。”

秦瀚站门口,叹声:“清楚。”

钟煦回头,眼充斥悲哀。

秦瀚长叹口气:“两跟仇野黑名单,哪、做清楚。至误打误撞朋友步打听估计次仇老爷消息捂透风,周边朋友仇野哪。”

头绪。

博士刚毕业,精神疗养院初次遇见仇野景,秦瀚估摸证据,端提让钟煦本稳定绪更加雪加霜,口。

打听消息,间告诉吗?”

钟煦环视次暗沉室,转身离秦瀚身边,轻飘飘句“算”。

秦瀚望背影消失楼梯,回头眼空房间,神色复杂摇头。

已黑,秋风扫钟煦打冷战,早已等柯俊远给件风衣,钟煦裹紧衣服,头钻进车,将团。

柯俊远见状,什问,便车带高档公寓。

钟煦反锁房间整整三即将魂飞魄散野鬼饿

柯俊远赶紧给,钟煦狼吞虎咽,三两便连汤带空。柯俊远欣慰笑,问:“吃吗?”

钟煦点头,碗,终,长长吁口气,轻声:“月……谢谢。”

“别客气,”柯俊远定定,“虽太合适,。”

钟煦接话,头,:“。”

柯俊远点点头:“,换始新活。”顿,继续:“正内,续,……”

。”钟煦打断提议。

仇野陪外界声音与风景,果再外,陌语言环境,分分钟逼疯。

哪?”

钟煦摇摇头,迫切座充斥太回忆城市,离越远越永远再回

,”钟煦跟社脱节太久打交问题,柯俊远倏握住,诚恳,“让吧钟煦,跟走,喜欢外,待段间再回照顾重新融入社吗?”

钟煦话,缓慢坚定

,”柯俊远,“考虑做决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破云 言情 / 连载
破云
淮上
现代都市刑侦悬疑,狗血HE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现代都市刑侦,英俊潇洒十项全能进可百米狙人头退可徒手拆炸|弹没事就爱装个逼的攻&因为反正随时准备完蛋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很淡定的受正常
92万字7个月前
斯文败类 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1万字5个月前
全球高考 言情 / 连载
全球高考
木苏里
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梗概:两位大佬对着骚。1v1,HE,通篇鬼扯。
103万字8个月前
默读 言情 / 连载
默读
priest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CP: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骆闻舟X费渡)情敌变情人
89万字8个月前
本圣女摊牌了 言情 / 连载
本圣女摊牌了
兔兔
【奇幻征文大赛】海妃殿的圣女在觉醒仪式上公然召唤出品阶极其低劣的伴生魂宠-水元素。纯路人A:肯定是海妃殿放出的烟雾弹,堂堂圣女的伴生魂宠怎么可能是区区一只水元素,不亲眼见到我是不会信的!纯路人B:呵呵,我信了,你们呢?(一片哄笑)纯路人C:我猜是已经有大神将她收入门下,特意将她的卓越天赋隐藏,防止别人挖墙脚。纯路人D:肯定是变体水皇假扮的吧,圣女大人一向低调谦虚,不想招人眼红。圣女:完全捏造,加大
167万字6个月前
将进酒 言情 / 连载
将进酒
唐酒卿
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
251万字9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22 13: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