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我不爱你啊”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第一时间更新《斯文败类》最新章节。

59

拳迎,打钟煦耳鸣眼花。水米未进,工夫才缓,迟钝辨认咬牙切齿蒋文安。

“仇醒醒!仇……仇野!”

蒋文安叫摸仇野,再打床头灯瞧,仇野被撕裂衬衫袒露绷带沾染血色,让瞳孔猛缩。

抓住钟煦衣襟,蛮横床。

?!?!”

钟煦四肢力,像断线木偶衷,连眼皮。蒋文安气急,脚将踹跪床边,揪,迫使半身欺床沿,脑袋冲昏迷仇野弹。

“仇野惜跟父亲反目,结果却被吗?!”

蒋文安泄愤似将钟煦脑袋往床,钟煦死机脑忽重启般,眨眼,竭力向蒋文安,“什思?”

蒋文安却解释。

将钟煦甩边,弯腰将仇野奋力抱,带往外走。钟煦突,抱住蒋文安腿。

清楚!什哪?”

“滚!”

蒋文安刚走两步,钟煦

走,!”

疯!”蒋文安恨脚踹死钟煦,“话,滚远点,别拖!”

费力仇野扛肩,边楼边给医打电话,钟煦跌跌撞撞,脚软,直接楼梯圈滚落,蒋文安死活,直接仇野塞进车,驶离栋别墅。

仇野伤口感染,加持续高烧,太乐观。蒋文安恨拿刀架,逼24病床边护,直等仇野醒,医才松口气。

闻讯赶热闹秦瀚拍拍医肩膀,笑:“熬夜受罪。”

绪波蒋文安,闻言狠狠剜眼,秦瀚耸耸肩,递给根棉签水杯,让帮仇野润润嘴唇。

“钟煦呢?”

仇野恢复力气,问句话,蒋文安脸色煞白,秦瀚眼神则变几分味深长。

呢。”

仇野回答,拔掉针头床,被蒋文安眼疾快按

“别激,”秦瀚,“钟煦先养身体吧。病床候,刚认识。”

仇野听,执立刻见钟煦,直垂头蒋文安突:“死,。”

,难?”

句反问让病房内气氛骤冰点,秦瀚识趣悄声退门外。

仇野重新躺回,闭闭眼,“翻旧账,”缓片刻,撑坐顾蒋文安阻止,拔针床。

命全靠营养液维系,四肢完全提力,刚走两步,转。

蒋文安及,仇野却,拂继续走,蒋文安急热,急便将仇野按

“凭什!”蒋文安双目猩红,眼底却蓄满泪光,“差点捅死念念根本配!”

仇野静静,讥讽口,蒋文安眼泪已潸

通,仇野,既原谅原谅?!”蒋文安紧抓肩膀,通红双眼渴求答案,“该临阵脱逃,跑仇董报告,半辈监狱方式直怨、恨告诉跟钟煦底哪忍?根本配!”

仇野印象蒋文安话。

初次见刚十岁,仇锐达西装蒋文安介绍给拘谨关系,整整三间,才撬蒋文安嘴,让声“主”。

狗,。”蒋文安欺身,双捧住仇野脸颊,“正眼?哪怕眼,嗯?算……”

仇野轻轻叹口气:“钟煦哪回答呢……”

,抚蒋文安憔悴泪痕脸。

蒋文安获至宝,立刻贴微凉蹭,双眼咫尺

“其实挺理解吧,哪怕狗,关键,”仇野微微倾身,抵住蒋文安额头,声音却冷,“啊。”

轻飘飘句话,几乎瞬间抽空蒋文安力气。

仇野拍脸颊,,扶墙踉跄病房。秦瀚靠,见外,衣给仇野披:“车送。”

献殷勤……”仇野警惕秦瀚。

伪装,虽脸病容,仇野攻击性反犀利,秦瀚惯常见性格

秦瀚笑笑:“vip病,带见解药,殷勤点。”

仇野冷嗤声,坐进车话。闭眼休息,安,清楚。

钟煦……

吗?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www.ranwen.cc

相关小说

余污 言情 / 连载
余污
肉包不吃肉
一句话简介:最野的俘虏,泡最正的统帅。炸毛毛攻x毛扎扎受背景:修真低魔,架空王朝叛将顾茫重归母国,人人除之后快,据说最恨他的就是他昔日最好的哥们儿--清冷寡欲的墨公子。坊间传闻:墨公子准备了三百六十五种拷问方式等着在顾茫身上尝试,种类丰富内容齐全足够玩转一年不带重样。但是坊间传闻很快就被墨公子禁了,原因是把他描述得像个疯子而且严重与事实不符。那么事实是什么呢?内容标签:年下虐恋情深破镜重圆仙侠修真
100万字7个月前
默读 言情 / 连载
默读
priest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CP: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骆闻舟X费渡)情敌变情人
89万字8个月前
尘满星河 言情 / 连载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6万字6个月前
本圣女摊牌了 言情 / 连载
本圣女摊牌了
兔兔
【奇幻征文大赛】海妃殿的圣女在觉醒仪式上公然召唤出品阶极其低劣的伴生魂宠-水元素。纯路人A:肯定是海妃殿放出的烟雾弹,堂堂圣女的伴生魂宠怎么可能是区区一只水元素,不亲眼见到我是不会信的!纯路人B:呵呵,我信了,你们呢?(一片哄笑)纯路人C:我猜是已经有大神将她收入门下,特意将她的卓越天赋隐藏,防止别人挖墙脚。纯路人D:肯定是变体水皇假扮的吧,圣女大人一向低调谦虚,不想招人眼红。圣女:完全捏造,加大
167万字6个月前
醉花阴 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24万字3个月前
将进酒 言情 / 连载
将进酒
唐酒卿
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
251万字9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22 12: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