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谁当真

第7章(1 / 3)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谁把谁当真》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

黎朔打电话给司法系统朋友,让帮忙调查,

邵群头。否则性格,根本跟谁交恶步。

邵群李程秀男朋友,“男朋友”三形容点权势完全尊重何物王八蛋。李程秀让给

房间,坐书桌,木笔记本,沉重已。黑暗思考很久,才缓缓打笔记本,找奔辉产项目资料。

奔辉业刚公司。老板北方,性格豪爽,老物,提携,俩度私交深笃。

短板,,追求公司急速扩张,结果项目遍花,造资金缺口。深夜,老板找,提联合做份漂亮账目,套取贷款,项目重新运贷款,谁,并且许诺股份。

拒绝钱做件违,更触碰任何高压线。

老板渐渐疏远

合约未期,审计工做。奔辉远比缝,怀疑,任何假账够完全做,审计查,漏洞。告诉任何通宵,繁杂数据证据,质问

至今忘父亲差、向再三承诺保证场景。朋友场,侥幸理,指望项目获利知鬼贷款,做什,按照份假账,审计报告。

份审计报告,奔辉十二亿。

东窗,老板半句,任何证据,贡献几份证词,损失声誉,罚笔钱,关系。除老板猫腻。

摘干净。

错误、做决定。数次劝阻切,眼朋友铤走险,推波助澜

公司改名字,接洽合伙

永远悬脑袋警钟,疤,疤被邵群粗暴

太相信邵群指证证据,即便老板嘴透露空口凭。足够量,做文章,至少搅安宁足够

邵群做,李程秀吗……

黎朔资料群,回忆通宵找漏洞、却害怕矛盾,让寝食难安。双眼逐渐失焦距,脑海信息纷乱堪,仿佛冲破牢笼彻底爆炸。

,任何脱离正轨东西,招致相应麻烦。件违,换愧疚,件背弃原则,换报复。金钱名利撼,唯独感次次拖水,希望达境界,伤害别独善其身,尽量理性待每、每实更加证明法,足够理性,才规避风险,利

李程秀做,即便喜爱,帮助朋友容辞,做错。

必须更管控,再被感挟持。

睡,等内已经正常间,黎朔再次打电话给朋友况。跟项宁局已经立案调查,搜查令,律师项目资料扣肯给,扯皮。

,马被带走调查,经济案件直安全。

邵群预备坑等跳,果邵群量足够减刑老板口咬麻烦

黎朔让律师继续跟进,侦探调查奔辉代表——老板

项宁通电话,项宁少口气:“告诉吧?算傻,次找办公室打架邵群吧?”

黎朔苦笑声:“。”

亲老弟啊,认识身腥呢?”

“项哥,问题,邵群仗势欺,程秀毕竟,勤恳善良老实见吗?”

……哎……办,?”

黎朔放低醇厚磁性声音安抚:“兵将挡,水土掩,凡代价。”差犯错,代价。

邵群,代价。

电话,黎朔良久,绪依旧平静,,掏机给李程秀拨电话。

电话头刻压低声音:“喂,黎哥。”

“程秀,班吗?”黎朔闭眼睛,李程秀神态、,越越觉趣,

。”

儿,电话背景音安静。李程秀认真:“黎哥,妈妈话?准备。”

黎朔浅笑:“准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失恋太长 言情 / 全本
失恋太长
八分饱
连追妻火葬场机会都没有的换攻文学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HE-现代-年上向初失恋了。本以为冬天已经很长了,原来失恋更长。CP:谢时君X向初年上九岁本质上是个换攻文学温柔老男人=治愈失恋的灵丹妙药攻受都有前任,且前任戏份很多,攻有个领养的女儿
14万字5个月前
死亡万花筒 言情 / 连载
死亡万花筒
西子绪
起初的异样,是家里的猫不让抱了。林秋石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充满了不协调感。然后某一天,当他推开家中的门,却发现熟悉的楼道变成了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头,是十二扇一模一样的铁门。故事由此开始。阮南烛对林秋石说,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林秋石听后陷入沉思,然后对着深渊拉下了裤子拉链……阮南烛:“……你把裤子给我好好穿上!”不皮会死病娇攻X一起皮的沉稳受,双皮奶组合,灵异风格升级流。周四入v
105万字6个月前
巴掌印 言情 / 全本
巴掌印
甲虫花花
晋江完结文案:在羞耻面前,灵魂发出脆弱的闪光。【一个关于sp管教的故事】生命是场温柔的疯狂的舞会啊。教会我最初舞步的那个人,我要等等他,让他陪我一起走到散场。(从高三冲刺到**复习。)(部分真实,但请把它只是当作故事。)内容标签:因缘邂逅训诫文mfsp小贝调教都市言情主角:封雅颂(小颂),周权(绳师27号)
24万字7个月前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言情 / 连载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壶鱼辣椒
361万字5天前
催妆 言情 / 连载
催妆
西子情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悔的肠子都青了!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
253万字16小时前
斯文败类 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1万字4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30 10:5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