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谁当真

第64章(1 / 2)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第一时间更新《谁把谁当真》最新章节。

,黎朔周谨话。

怀疑跟赵锦辛关。”

赵锦辛干倒确实像,毕竟邵群表弟……

黎朔绪烦乱,尽管证实,胸口已经堵团火。

登门拜访,黎朔车路商店,买礼品,玩具、营养品什,周谨

堆东西周谨,按门铃,门缓缓打,黎朔却愣,低头羊角辫、约莫五六岁孩儿正仰,脸蛋粉白粉白,眼睛亮,很爱。

黎朔蹲身,冲笑:“……”

姑娘害羞扭头跑

黎朔半敞门扉,进,退

“黎朔,吗?”屋周谨声音。

。”

思,吧,点走。”

黎朔推门,宽敞客厅,散落儿童玩具,周谨怀脸通红男婴,正轻拍背哄

刚才姑娘纪相仿男孩儿躲黎朔。

黎朔站客厅央,尴尬笑。周谨幅居奶爸跟平相差太,让

周谨:“坐吧,刚哭。”

“哦,。”黎朔礼品放,“。”

“谢谢,太客气。”周谨姑娘,“玲玲,给黎叔叔倒杯茶。”

玲玲厨房

黎朔环视四周,够乱:“保姆呢?”

“保姆请假。”周谨,“,回,玲玲爸爸收拾。”话虽抱怨,口气却带丝丝甜蜜。

黎朔笑:“。”

“本玲玲爸爸门,。”周谨掂趴婴儿,“挺急谈比较。”

,咱确实谈。”

,玲玲端杯茶,放黎朔

黎朔忍住伸细软,柔声:“谢谢。”

玲玲害羞笑,扭身跑

周谨茶几文件推给黎朔:“才知,临调查查清楚,权益书果非且拿钱,合理合规。”

黎朔拿文件翻翻,眉头跟:“公司早,晚钱投进,关系疏通,修路审批文件,肯定居良。”

啊,努力水漂,让公司坐享其且,恐怕再找符合条件。”周谨轻抚背,脸却露森冷,“捣鬼,挺毒。”

黎朔沉声:“赵锦辛干吗?”

蛛丝马迹,确定。”周谨黎朔,“建议问问,果真。”

黎朔眯眼睛:“公司接触吗?”

“办接触公司产泡沫候差点破产,勉强维持,根本笔增值差额,且公司早。据办,公司权益书卖掉,应该谈判呢。”

黎朔沉默

果真被赵锦辛拿权益书,赵锦辛求入股,赵锦辛入股,甚至恩南财力,完全全部踹项目。即便恩南什做,儿晒太阳,光坐等升值吃亏。

周谨招真太毒

计划盖房,报建完,物料,结果,。财力物力损失提,招釜底抽薪太憋气

黎朔叹口气:“找赵锦辛谈。”

“嗯。”周谨点点头,“暂急,毕竟政府签向合纠纷走,结果,接受恩南入股,赵锦辛独吞,脱层皮,处。”

错,。”黎朔脸色阴沉。

。”周谨安慰,“咱办法。”

,客厅门被推

黎朔扭头身材修长结实歌跨进门,短短园寸,五官深邃,眉眼周正,透加修饰儿气息,穿件薄夹克破洞牛仔裤,简单黑T恤胸腹肌线条隐约见,整特别精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一醉经年 言情 / 全本
一醉经年
水千丞
暗恋就像一壶烈酒,明知道灌下去要晕眩、失态、痛苦,也让人飞蛾扑火、甘之如饴你点到即止,我一醉方休可但凡醉酒,总有醒的一天本书为《针锋对决》和《职业替身》关联作品,两书主角都将出场,其中顾总戏份较多,其他人打酱油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故,宋居寒
42万字6个月前
判官 言情 / 连载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微博@风漱
120万字5个月前
默读 言情 / 连载
默读
priest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CP: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骆闻舟X费渡)情敌变情人
89万字6个月前
尘满星河 言情 / 连载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6万字4个月前
全球高考 言情 / 连载
全球高考
木苏里
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梗概:两位大佬对着骚。1v1,HE,通篇鬼扯。
103万字7个月前
入迷 言情 / 连载
入迷
清汤涮香菜
季希为了摆脱男同事的纠缠,扬言:“其实我喜欢女人。”男同事表示不信。醉酒的季希口不择言,“我喜欢乔总。”打发完男同事后,季希转身发现上司乔之逾站在她身后——四目相对,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季希尬笑解释:“乔总,我刚刚故意那么说的。”乔之逾盯着她,淡然道:“公司对员工性取向没有规定。”季希嘴角一抽:“乔总,我、真是直的。”本文又名《怎么办?上司总觉得我在撩她》《那我就来真的了》清冷倔强X腹黑心机再遇她
18万字7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30 11:2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