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谁当真

第50章(1 / 2)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黎朔医院附近酒店睡,李程秀赵锦辛则医院守

,温叫醒,告诉邵群醒

黎朔松口气,底希望邵群被李程秀负担。

黎朔:“进儿吧。”

辉进屋,屁股坐:“黎哥,邵群,邵群再陪程秀两,等邵群姐走回京城,吗?”

。”黎朔拿机,刚王律师信息,告诉进展,抖,回条:暂晚点给回电话。

睡。”温辉掏机照脸,“黑眼圈,离糖水店,打包给程秀啊。”

衣服。”

,门铃响,黎朔门,扑进怀,吓跳。

“锦辛?”黎朔被撞胸口

赵锦辛闭眼睛,脑袋歪肩膀撒娇:“哥醒……累啊,睡。”

黎朔听喉咙沙哑,像装怜惜,便拍背,“进屋睡觉吧,让酒店送点吃。”

赵锦辛睁眼睛,候,愣愣,推黎朔。

,微微蹙眉。

赵锦辛淡淡:“?”语气虽波澜,眼神却劲。

。”黎朔解释,赵锦辛显

赵锦辛“哦”声,倒黎朔,并拉黎朔:“累,吗?”

黎朔表:“九点睡觉,买点东西。”

别走。”赵锦辛黎朔揣进怀,“让酒店送饭吃。”

辉站:“黎哥,吧,医院,给打电话。”

“呃,吧。”

辉走,赵锦辛亮晶晶眼睛黎朔,“吧,昨晚吧?”

黎朔推脑袋:“别瞎。”抽回

赵锦辛放,并哀怨:“消气嘛,气,受伤,嫂,雯姐脾气,啊。”

黎朔赵锦辛委屈,叹口气,头:“邵雯干嘛朝脾气啊。”

啊,醒,。”赵锦辛抱住黎朔腰,膝盖:“结果谁脸色。”

黎朔轻轻按赵锦辛太阳穴:“怜,嗯?”

赵锦辛配合吸鼻:“,其乎。”

提,反省,且绝再犯。”黎朔算,晾待见赵锦辛候,

赵锦辛脑袋拱拱黎朔:“反省再犯。”

黎朔摸脸:“锦辛,吓唬再骗,或者做法相信原则底线吗。”

赵锦辛点点头,话。

黎朔俯身,肩膀火力全始哄:“锦辛委屈,笑?”指戳戳赵锦辛酒窝。

赵锦辛撅嘴:“笑。”

黎朔温柔:“笑,给黎叔叔笑?”指移赵锦辛嘴角,轻轻网

赵锦辛张嘴,含住指,并牵嘴角笑,黎朔眼神变深沉。

黎朔抽回指:“吃什让酒店送。”伸长胳膊拿床头固定电话。

赵锦辛露坏笑,睡袍,脑袋直接钻进睡袍摆。

……”黎朔毫防备,被赵锦辛拿捏住

赵锦辛脑袋睡袍底,黎朔瘫倒:“……困吗?”

嘴边,睡觉。”赵锦辛舔舔嘴唇,“饿先‘吃饱’再。”

黎朔推拒效,……

赵锦辛真累次,洗澡

黎朔打电话让酒店送饭,等赵锦辛洗完澡,吃饭,才抱黎朔睡

等赵锦辛睡熟,黎朔悄悄身、换衣服,离酒店。

医院,此邵群醒,李程秀辉待休息室聊,黎朔李程秀,邵群醒刻刻李程秀。

黎朔进屋,李程秀:“程秀,,方便吗?”

李程秀点点头,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今日宜偏爱 言情 / 连载
今日宜偏爱
山谷君
卓禹安想,舒听澜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听澜看他一眼,淡然回应:“嗯,是我不爱你。”卓禹安被噎住,知道她没心没肺,沉默片刻:“也行吧,不管你爱不爱,我先爱了。”后来,某人被打脸,网上有个调查问卷:你学生时代的学霸,现在怎么样了?舒听澜看了看穿着白衬衫在厨房的卓禹安,轻飘飘敲上一行字:嗯,现在成为我老公了。
157万字1个月前
尘满星河 言情 / 连载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6万字4个月前
爱上霸道总裁 言情 / 连载
爱上霸道总裁
竹子空心
人说人生就像一杯白开水,如果不加热,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会怎样?当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今生已经注定……
8万字一年以前
斯文败类 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1万字4个月前
医生帮帮我 言情 / 全本
医生帮帮我
薇子
阔别四年,手术台上的不期而遇,让她不得不“赤身”与他相对。原以为只是擦肩而过,却不想是新的纠缠开始。他步步紧逼,她处处躲避,只因她知道他对她恨之入骨==接近她,无非是要报复昔日她的背叛。*“你以为找个男人当靠山,我就不敢动你一分一毫?”他捏住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放射出…
124万字5个月前
默读 言情 / 连载
默读
priest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CP: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骆闻舟X费渡)情敌变情人
89万字6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30 10:5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