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谁当真

第33章(1 / 3)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www.ranwen.cc

鉴匆忙离,黎朔觉太失礼,,主约韩飞叶品酒程盛,三程盛跟私交更久、更深,韩飞叶分,程盛韩飞叶距离。

黎朔程盛先。程盛挤眉弄眼:“住。”

黎朔怔,随即反应:“哦,联系医院偶遇。”

程盛明显信,嗤笑背。

。”黎朔笑,“联系。”

程盛点点头:“理,感觉怎?旧久别重逢,啧啧。”

非常高兴。”黎朔由衷,“真,比高兴。”

程盛十字,表虔诚:“Lambert,候真浑身散圣父光辉。”

黎朔给拳:“什乱七八糟。”

程盛哈哈笑:“感觉嘛,候气质真太灵股劲儿实话,挺招招标朋友惜搭讪被拒。”

黎朔轻叹:“毕竟太久很欣赏感觉。”

“嗯,肯定喜欢嫩草,比谁,花花少。”

黎朔表滞:“,跟关系,缘分。”,“靠谱接近飞叶,提醒。”

操什。”

随口。”黎朔正色,“飞叶很认真应该被认真待。”

程盛抚抚额头:“华尔街打拼市公司股东?”

黎朔,忍:“。”韩飞叶,虽聪明熟,寒门卑敏感,让非常怜惜,任何交往尽力保护方,恋爱义务吗,何况韩飞叶。程盛,韩飞叶已经男孩儿真正,未必需保护。

答应渣男接近坐视。”合十,“放吧,father。”

黎朔笑

儿,韩飞叶穿身黑色燕尾服,搭配领结,腰封掐细瘦腰肢,剪裁合体裤管包裹双笔直笔直长腿,每次迈步悦目。

韩飞叶,招,走:“真早。”

近。”黎朔,眼神饱含欣赏,程盛韩飞叶,褪青涩,反岁月沉淀魅力。

韩飞叶含笑,眼神交互火花。

程盛打趣:“空气啊,歹夸夸近健身果斐啊。”

韩飞叶笑笑,跟程盛握

黎朔介绍:“今品酒朋友主办波尔酒庄主带展示,酒庄,产量高,喜欢,直接跟订货。”

近股票跌,快喝。”程盛沮丧

黎朔揶揄:“喝点免费。”

韩飞叶:“给公司定批酒。朔,懂酒,推荐吧。”

问题。”黎朔做姿势。

并肩走向展位。

程盛

黎朔带韩飞叶仔细品酒,,俩相谈甚欢,程盛调侃电灯泡。

期间赵锦辛打电话,黎朔匆匆忙,结束通话。赵锦辛语气太乐陪赵锦辛气氛并融洽。彼此间沉淀,暂

展位,已经微醺,程盛脸满足,黎朔酒量错,反应,韩飞叶苍白皮肤透层薄粉,煞

韩飞叶微眯眼睛笑:“朔,休息儿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前男友的白月光 言情 / 连载
前男友的白月光
鱼北
小叁睡了童韵的结婚对象。于是,童韵抢了小叁的金主爸爸。金主爸爸从不让她窥见他的真容。但她知道——他跟她年纪相近,个稿褪长,说话低沉有磁姓,为人幽默风趣有情调。而且,他财达Qi℃μ活很恏,是个走肾暖心的小棉袄。某次啪啪啪结束后。童韵:“说句不动听的。每次跟你上床,我都会想起我的前男友。可你俩明明不一样,他又乖又纯情,没你路子野,也没你花样多。”金主爸爸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轻笑:“那我也说句不动听的。每
2万字4个月前
醉花阴 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24万字1个月前
尘满星河 言情 / 连载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6万字4个月前
破云 言情 / 连载
破云
淮上
现代都市刑侦悬疑,狗血HE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现代都市刑侦,英俊潇洒十项全能进可百米狙人头退可徒手拆炸|弹没事就爱装个逼的攻&因为反正随时准备完蛋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很淡定的受正常
92万字6个月前
医生帮帮我 言情 / 全本
医生帮帮我
薇子
阔别四年,手术台上的不期而遇,让她不得不“赤身”与他相对。原以为只是擦肩而过,却不想是新的纠缠开始。他步步紧逼,她处处躲避,只因她知道他对她恨之入骨==接近她,无非是要报复昔日她的背叛。*“你以为找个男人当靠山,我就不敢动你一分一毫?”他捏住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放射出…
124万字5个月前
将进酒 言情 / 全本
将进酒
唐酒卿
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
251万字7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30 11:3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