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警途1993

第二百三十一章 老油条

《重走警途1993》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

柳鹏程计划非常简单,先派摸摸况,旦技检认定具备桉件赃车特征,立即优势警力直接冲进

几台警车方冲,本店主悠哉悠哉抽烟,架势张嘴,嘴几分钟,店主夫妇,两工,全部被警察控制。柳鹏程包车,走进

警察房间,仓库搜查,店主神儿,喊冤叫屈很熟练:“警察志,警察志,啊,合法啊,执照啊!”

:“合法哪儿进啊?”

儿,店主精神:“沉城,警察志,沉城进。实相瞒,二婚,老婆二舅....”

柳鹏程:“别讲几婚,什候结民政局点别,车哪。”

店主尴尬笑:“真沉城进明白思,怀疑干净,点您放啊,原锁原配带钥匙沉城车牌呢,进货收据呢!”

店主收银台抽屉几张办公品店随处收据,,弄真挺像进货期,货款额,车数量,像模像“沉城神财务专章。老板张收据气死。

候,车门外传轰鸣声,两辆车门“油田运输处队”东风卡车停门口,几装卸工警察指挥车往卡车搬。

老板始往车点急:“别搬走,别搬走啊,花钱进收据啊!”

警察,直接架走

油田公安局,审讯室。

老板始坐立安,走,敲门,喊叫,却搭理

间,柳鹏程队,名刑警走进审讯室,杯水。

老板杯水喝光,焦急:“警察志,啊,.....”

:“张路山!”

老板条件反射:“!”

反应,讪讪

队厉声:“吗?”

张路山急忙:“政府,,警察志,真已经改造啊!”

:“改造,改造句实话!”

张路山:“政府,撒谎,花钱进规规矩矩,实相瞒,其实鬼鬼祟祟门问收车敢收啊!

给点啊!白菜价进货渠放狠话让啊!”

柳鹏程眼,崔队放缓语气:“先坐吧。”

张路山松口气,已经满脸汗水:“嗳,嗳,谢谢政府。”

柳鹏程站矿泉水打倒满,长建点根给:“话,问,别讲什二婚媳妇舅舅什,谁给警察讲故啊!?”

张路山尴尬笑笑,:“实话,肯定实话。”

:“实话办,老老实实实话,儿,警察冤枉理?”

张路山点点头:“明白。”

:“吧,?”

张路山愣,:“啊,亲戚朋友借遍饥荒完呢!”

柳鹏程回答,直认终端销售盗车团伙部分。张路山撒谎,柳鹏程:“供货二婚媳妇舅舅。”

听柳鹏程儿,张路山思,:“老板,咱咋认识,认识业务经理,姓林,原候,先找条路。”

:“仔细况。”

张路山:“其实熟悉,北滨,姓林,叫啥,其实隔壁,听盗窃进打听。

两次,见候,已经三次进销赃,老板外号。”

柳鹏程问:“先找?”

张路山:“先找干,妻侄弄海干货摊。其实听,打杂,赚吃喝。身穿气派,花钱气。

沉城班,问兴趣给做销售商。始根本,其实根本本钱啊!赊货,固定营业营业执照,老板申请。”

队问:“正?”

张路山:“啊,销赃进三回再因儿进直接问进货正规收据,且车原车原锁车,变速车,车牌呢,让卖。

货保证问题。张罗点钱,话算话,脚办执照,给打电话,台照相机,老板环境啥办赊货。

刚收拾利索,台BJ货车给40辆车,老板特批赊给次进货批货款清,程。”

队喝口水,:“故错,实话。”

张路山真急:“政府,实话啊,句假话啊!”

队问:“问问油田变速车?”

红尘茶馆说书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相关小说

大王饶命 都市 / 全本
大王饶命
会说话的肘子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325万字一年以前
官道天骄 都市 / 连载
官道天骄
西楼月
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具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
834万字10个月前
破云2吞海 都市 / 连载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现代都市刑侦,作风冷淡
96万字一年以前
满城衣冠 都市 / 全本
满城衣冠
金十四钗
衣冠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既指缙绅世族,也是斯文败类。许苏对傅云宪的记忆得追溯到十来年前。或许是时间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当时的傅云宪与这两个字全无干系,既不搭着前一层,也不挨着后一层。
183万字一年以前
杨羽芸熙 都市 / 全本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188万字一年以前
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都市 / 连载
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千奈奈
丈夫出轨继姐,害我父母,还联合把我卖给一个男人。为了报复,我和魔鬼做了交易。听说,那是江城踩一脚都会震三震的男人,在我落难之时,他伸出手,问我,“要报仇吗?”我交付了自己的身,沦陷了自己的心。我以为,只要好好守护这段爱情,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一场精心的阴谋,对着电话里头的人,我笑道,“慕怀瑾,我不再爱你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104万字一年以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7 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