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6、幽禁(1 / 2)

唐酒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ranwen.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泽川入昭罪寺,阒。白雪覆宫瓦,朱墙映绿梅。光透屋檐,条阴阳线。

病初愈,瘦见骨。十五岁尘旧梦灰烬,睁眼寒凛朔风吹干干净净。

葛青青先阶,回首:“。”

沈泽川扶柱,缓慢阶。暴露,既适应,惶恐。少稚气似乎被碾碎苍白,除病弱,再

纪雷等昭罪寺门口,身边跟仰头瞧古刹,啧啧称奇:“雄奇怪寺,像关押方。”

尘。”纪雷,“昭罪寺初乃处,边供光诚爷谕。鼎盛高僧荟萃此,清谈盛况风靡。”

“近听贵主儿提。”打量寺门,“颇显破败,许久修葺吧?”

纪雷定儿神,:“二十。罪太教唆阒图谋反,兵败龟缩至此,困兽犹斗,终血溅佛像,。此先帝便再踏足,摘寺名,重提昭罪二字。”

“二十呐。”少见怪似,“呢!纪才入锦衣卫吧?”

纪雷答此话,转向方,斥:“怎?”

“昭罪”石碑打转,末问纪雷:“边关谁啊?”

纪雷似乎胜其烦,:“关罪太案牵连臣,文臣武将律诛杀九族,留少。二十,谁!”

头囚车碾近,葛青青纪雷:“。”

“送进吧。”纪雷沈泽川,“今别,怕再见。皇恩浩荡,余感念。”

沈泽川置若罔闻,昭罪寺,掉漆朱门轰声纪雷。纪雷被目光盯豫,正待,却见沈泽川洗净

纪雷,耳边却听沈泽川

“纪。”声音平静,“。”

朱门“砰”紧闭,惊数尘埃。掩鼻咳嗽,连连退,却纪雷立

纪雷被唤几声,才回快步马,背光照晒,方才:“……呸,晦气!”

***

萧驰野纵马街,正与纪雷撞勒马笑,:“老纪,?”

纪雷颇垂涎萧驰野□□战马,:“今余孽入寺,正往宫赶呢。二公马啊!听儿驯?”

“闲啊。”萧驰野马鞭抽响,海东青便倏扑落肩头。,“熬鹰玩马,点本。”

差,忙。”纪雷,“阒新贵!值,吃酒?”

萧驰野:“酒。”

纪雷笑声,:“酒,定酒!酒谁敢请二公?晚登门相邀,世闲暇玩?”

萧驰野摩挲骨扳指,:“。怎,光?”

纪雷连忙:“!二公。”

萧驰野应,打马走,临,问:“余孽何,腿脚走?”

“走走,”纪雷,“太灵便。廷杖走已经运气。”

萧驰野倒,策马

***

昭罪寺杂役送饭,沈泽川点油灯,却碰饭。油灯,沿殿侧旁廊走圈。

积尘已久,厢房破败,门窗。沈泽川见尸骸,风。因寻见活物,便回殿。

佛像已塌,香案陈旧,却很结实。合适,沈泽川挂破幔布,衣躺。腿遇寒阵痛,痛,闭目算辰。

半夜细雪新,沈泽川听两声夜枭叫。身掀布,见门纪纲正跨进

“吃饭,”纪纲打包袱,“打拳。住风,太冷,睡师父怕病。”

沈泽川油纸包裹烧鸡,:“病忌荤腥,师父,吃吧。”

纪纲给烧鸡,:“屁话!正该吃饱肚候。师父喜欢吃鸡屁股,爱吃很,留给。”

沈泽川:“走,吃什吃什。”

纪纲眼,笑几声,:“臭。”

师徒俩分烧鸡,纪纲似乎口铁牙,鸡骨头嚼碎葫芦递给沈泽川,:“喝酒。,像,按量抿。”

博,端州,更茶石坑。师娘纪暮像师徒二伤口,隐秘遮盖,殊知血已经流,痛共存

沈泽川抿口,递给纪纲。

纪纲接,:“戒酒,师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教授,不可以! 言情 / 连载
教授,不可以!
月光码头
为了毕业,曲央央拼了!她强吻了高冷的程教授,为了证明“深爱”他,还拉着他去领了证。婚后她发现情况不对,整件事情根本就是他的圈套……她想离婚又不敢!她怒吼:“传闻不是说你喜欢男人的吗?”他淡笑:“传闻这种东西你也信?”
150万字11个月前
江山许你 言情 / 连载
江山许你
白芥子
“想要这江山吗?那便用你自己来换。”权臣x帝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生子文!生子文!生子文!】【同系列已完结文《皇恩浩荡》在作者专栏里】关键字:古代架空,宫廷斗争,架空,相爱相杀。
37万字一年以前
将进酒 言情 / 连载
将进酒
唐酒卿
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
251万字一年以前
魔道祖师 言情 / 连载
魔道祖师
墨香铜臭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纵横一世,死无全尸。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脑残。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但修鬼道不修仙,任你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但凡化为一抔黄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蓝忘机(攻)×魏无羡(受)高贵冷艳闷骚攻×邪魅狂狷风骚受调戏不成反被【哔——】PS:①1V
66万字11个月前
醉花阴 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24万字7个月前
余污 言情 / 连载
余污
肉包不吃肉
一句话简介:最野的俘虏,泡最正的统帅。炸毛毛攻x毛扎扎受背景:修真低魔,架空王朝叛将顾茫重归母国,人人除之后快,据说最恨他的就是他昔日最好的哥们儿--清冷寡欲的墨公子。坊间传闻:墨公子准备了三百六十五种拷问方式等着在顾茫身上尝试,种类丰富内容齐全足够玩转一年不带重样。但是坊间传闻很快就被墨公子禁了,原因是把他描述得像个疯子而且严重与事实不符。那么事实是什么呢?内容标签:年下虐恋情深破镜重圆仙侠修真
100万字一年以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03-31 22: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