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3、猛禽(1 / 2)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www.ranwen.cc

潘步流星走向端门,锦衣卫校尉分列两侧,噤若寒蝉。待潘贵站定,宣读完咸德帝口谕,锦衣卫立即

沈泽川被塞住嘴,锦衣卫脚麻利厚棉底衣,让趴倒。

寒风俯身察沈泽川况,抬指虚虚掩住唇咳几声,柔声:“纪,胆,敢做张做势。实交代沈卫,倒未尝线机。”

沈泽川闭紧眼,冷汗浸透衣裳。

身,:“搁棍吧。”

两侧锦衣卫校尉即齐声喝:“搁棍!”紧接声雷吼,“打!”

话音未落,包裹铁皮、挂倒钩廷棍呼风,重击沈泽川身

三棍声:“实打!”

皮肉苦痛像火般燎烧身躯,打沈泽川再咬紧口堵塞物。血吞咽及,含齿间全咸涩。沈泽川残喘尚存,睁眼被湿淋淋汗淌刺痛。

空阴沉,絮。

廷杖够胜任谓“二十昏,五十残”,,其很。艺,练艺简单。况且干功夫眼色。什外轻内重,什外重内轻,干久,光司礼监太监脸色

咸德帝杖毙,潘爱惜思,转机,必须死锦衣卫拿功夫,五十棍沈泽川命归西

贵掐辰,眼见沈泽川已经垂首汤婆,正欲吩咐什,却见伞,底位宫装丽

阴云转瞬散,变。虽相迎,身旁内宦已经机灵搀扶

“咱给三姐请安儿,太吩咐,您差通传便。”潘走近两步。

花香漪轻轻抬,示锦衣卫娇艳,常,眉间与太几分神似,荻城花称呼,却贵主儿,连皇妹疼。

花香漪慢声细语:“公公,博沈氏沈泽川?”

贵顺花香漪挪步,答:“,皇旨,杖毙。”

花香漪:“方才皇气头,沈泽川若,沈卫叛案便白。太半刻明理堂,皇已听劝,少消气。”

贵“哎呦”声,:“皇听太劝,适才雷霆怒,咱口。”

花香漪贵笑笑,:“皇‘廷杖’,公公照办吗。”

几步,:“,刚才急匆匆,听‘杖’字,打。何处置?”

花香漪扫眼沈泽川,:“皇再审且先拖回诏狱。此性命关重望公公告诉纪,千万顾。”

。”潘,“三嘱咐,纪雷岂敢做耳旁风。滑,姐扶稳咯。”

花香漪走,潘贵便回身,两列锦衣卫:“皇廷杖,,拖回。适才三听见思。回告诉纪雷,神仙,差池。”

贵缓声咳嗽。

王老颗脑袋。”

贵,长空旷,声问:“老祖宗,咱,回头皇怪罪?”

贵踩雪,:“皇明白,儿挨。”

几步,雪花直往风领挤。

“千金诺,君王怕朝令夕改。皇此次边沙十二部进犯场,已经思量给三姐赐公主封号,讨太。此命,凡太口,皇。”

侧头

见太口谕?”

论什真主

沈泽川烧神志清,眼纪暮临死端州

端州风吹拂旗帜,师娘挑帘白瓷碗,边盛满皮薄馅

“叫哥回!”师娘招呼,“片刻消停,让赶紧回吃饭!”

沈泽川翻走廊栏杆,几步师娘身边,。饺直呼气儿,门见师父纪纲坐台阶,便蹲纪纲身边。

纪纲打磨石头,偏头冲沈泽川哼声,:“傻,饺值几钱?瞧稀罕!叫哥回,咱鸳鸯楼吃顿。”

沈泽川接话,师娘已经拎纪纲耳朵,:“瞧啊,真钱娶什媳妇?带俩傻呗!”

沈泽川笑声,台阶,冲师父师娘挥挥往巷外跑,哥纪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小蘑菇 言情 / 连载
小蘑菇
一十四洲
安折是朵蘑菇,毕生使命就是养出一颗自己的孢子。有一天,他把孢子弄丢了。他满世界找了很久,终于在新闻上看到了眼熟的孢子。安折绝望地敲开了人类军方某位上校的家门。“先生,您好。您手下那项研究进行得好吗?研究完可不可以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上校一脸冷漠:“你的儿子?”“我生的QAQ”上校:“我养的。”“真的,先生,我亲生的QAQ”“再生一个我看看。”安折:“嘤。”[食用指南]1.孢子不是生子。2.废土科幻
37万字9个月前
生命沉思录 言情 / 连载
生命沉思录
曲黎敏
曲黎敏从“养生”到“养心”,实现华丽转身。面对2012的文化焦虑、社会变革,作者走笔春秋,扬汤止沸,对衣食、男女、婚姻、性爱、人性、生死、灵魂、宗教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全书诗情洋溢、哲思通透、禅意悠远,行文流动隽永。作者强烈的文化使命感跃然纸上,“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女性知识分子情怀,令人动容。
4万字一年以前
教授,不可以! 言情 / 连载
教授,不可以!
月光码头
为了毕业,曲央央拼了!她强吻了高冷的程教授,为了证明“深爱”他,还拉着他去领了证。婚后她发现情况不对,整件事情根本就是他的圈套……她想离婚又不敢!她怒吼:“传闻不是说你喜欢男人的吗?”他淡笑:“传闻这种东西你也信?”
150万字11个月前
伪装学渣 言情 / 连载
伪装学渣
木瓜黄
校园新文《这题超纲了》已开~同时间线。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818我们班里每次考试都要争倒数第一的两位大佬。注孤生戏精攻(贺朝)x不服就干泯灭人性受(谢俞)【标了攻受,不互攻,不要站错拉基本上是一本正经的搞笑文,关于成长的一点小事。防Ky:同类型校园文不代表谁像谁,不要去别的文底下打扰其他作者,不要空
45万字一年以前
判官 言情 / 连载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微博@风漱
120万字11个月前
前男友的白月光 言情 / 连载
前男友的白月光
鱼北
小叁睡了童韵的结婚对象。于是,童韵抢了小叁的金主爸爸。金主爸爸从不让她窥见他的真容。但她知道——他跟她年纪相近,个稿褪长,说话低沉有磁姓,为人幽默风趣有情调。而且,他财达Qi℃μ活很恏,是个走肾暖心的小棉袄。某次啪啪啪结束后。童韵:“说句不动听的。每次跟你上床,我都会想起我的前男友。可你俩明明不一样,他又乖又纯情,没你路子野,也没你花样多。”金主爸爸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轻笑:“那我也说句不动听的。每
2万字10个月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03-31 22: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