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270、临门(1 / 2)

澹台虎明白此战难胜,啐口唾沫,骂:“狗贼老奸巨猾,竟此等段!”

骂声向澹台虎,继续:“将士战,性命托付胜算,再顽固抵抗置将士安危顾。澹台虎,老朽与旧识,再劝次,尽快弃暗投明吧。”

“放狗屁,”澹台虎撑刀,冷冷,“府君征战边沙骑兵,临头却投降,呸!澹台虎弯腰。”

话音方落,许愈听见望楼“嗖”支哨箭。哨声直穿黑夜,格外刺耳。许愈早听闻博马通畅、驿站林立,猜澹台虎此举正送消息。

许愈立刻劝:“督,宜迟,速战速决!”

兵戎相见,却慈相待。”邵碧握住刀柄,“擒贼擒王,杀澹台虎,今夜胜。”

音落军已经蜂拥入,守备军力抵抗,狼狈逃窜。余再眼澹台虎孤掌难鸣,身陷重围,忽听营外传几声鹧鸪叫。

鹧鸪?

博哪鹧鸪?

快,碧拔新刀瞬间,余再抱头喊:“老虎,滚遭!”

澹台虎原本准备刻膝弯忽痛,整身体跟“扑通”部朝趴稳,听侧旁军帐轰坍塌,军砸

投石机!

澹台虎边沙骑兵转念露喜色,:“禁军!”

许愈借火光,东侧涌士兵,禁暗声糟。营外火光顿盛,禁军茨州军备库投石机等待良久,便今夜顺理军。转瞬间局势颠倒,邵碧欲退兵,方退路已经被截断。许愈:“督,!”

坍塌军帐撞翻,火星猛高蹿轻骑几百仓皇退候正撞绕背摸禁军。

澹台虎见禁军,便亲娘,撑,高兴:“涯!”

碧听见名字,火光回头,微松散髻落几缕白,挡住瞎眼。隐约隆背部并魁伟,夜色像座突兀斜山。

“邵伯。”乔涯握刀滑,放轻易拔剑柄,停顿片刻,“——师父。”

间浮尘,间消融长夜。乔涯四岁拜碧门剑,赠。

剑,缓缓抽崭新刀,涯沙哑:“逆贼诛。”

***

霍凌云疾驰星野,穿莽莽萋草,奔赴向灯州。腰牌,喝:“门!”

灯州吊门轰,霍凌云奔,翻身马,随即疾步城墙。侧旁,驱黑暗,粗喘方。妃阙隆山峦沉寂漆夜,急报启东守备军见踪影。

霍凌云问守城将:“狼烟台静?”

守城将答:“故。”

霍凌云背部跑湿汗,将火给守城将,:“严加戒备。”

***

阴云蔽月,星凋零,物转瞬即逝。刀剑碰撞间火星迸溅,邵碧翻坠刻胜负既分,刀断,跟乔师徒。营被坍塌压倒点燃,脚步声凌乱,根本擅长步战禁军

涯跟邵几步遥,火光归鞘,侧身体被混乱交叠虚影覆盖,恍惚间,竟跟适才拔刀神似。

“此战必败,”乔“噼啪”燃烧声轻轻,“师父讨伐。”

碧掩胸口,残喘难续。苍白嘴唇翕:“般老……再勇……见见……父亲做……”邵碧努力睁眼睛,望模糊幕,“…………仗……父亲……场债……沈……负太傅……言……”

向邵碧。

碧却涯,沙哑声音像鼓,弥留际,喃喃:“乔松月,儿郎。”

涯握紧剑柄,飞灰站立,任凭灰尘落身,满肩狼狈。拜师,邵碧曾拍顶,句“乔松月,儿郎”。

头澹台虎拖身体,冲乔涯打声口哨,刚刚缴获铜火铳扔

“除轻骑配备十几,”澹台虎神色古怪,“其余。”

***

戚竹音站妃阙烽火台,俯瞰蜿蜒山脉。潮,仅困住困住启东。曾经数次独,守望五郡。

戚尾见背影孤寂,禁唤:“帅……”

戚竹音声呼唤跟花香漪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教授,不可以! 言情 / 连载
教授,不可以!
月光码头
为了毕业,曲央央拼了!她强吻了高冷的程教授,为了证明“深爱”他,还拉着他去领了证。婚后她发现情况不对,整件事情根本就是他的圈套……她想离婚又不敢!她怒吼:“传闻不是说你喜欢男人的吗?”他淡笑:“传闻这种东西你也信?”
150万字11个月前
梦里梦外 言情 / 连载
梦里梦外
向一
轩辕府内有着以往一直没有过的喜气,因为这一天是轩辕府大少爷轩辕枫的大喜之日,而新娘子是方家的大小姐方忆柳,而这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受到了众人的祝福。
19万字一年以前
判官 言情 / 连载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微博@风漱
120万字11个月前
斯文败类 言情 / 全本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21万字10个月前
神女赋 言情 / 连载
神女赋
醋溜土豆丝
江湖便是你我的故事,是武道的上下而求索,是孤寂路上一道清冽甘泉。这个江湖有你有我,有数不尽的英雄人物,有看不见的恩怨情仇。莫言年少轻狂,这一路江湖,自当执剑以破万敌。
68万字一年以前
跟乔爷撒个娇 言情 / 连载
跟乔爷撒个娇
罗衣对雪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
1177万字18小时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03-31 22: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