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13、小蝉(1 / 2)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www.ranwen.cc

萧驰野李建恒,指缓缓拨正茶盖。:“少安毋躁。”

李建恒魂附体坐回椅,接听见太问:“圣驾此,巡防严谨。怎端端溺死?”

纪雷:“回禀太,微臣已派将尸首抬待仵验查,稍便知详。”

“此话怎讲。”咸德帝久病愈,眉间积压阴郁气,,“难蹊跷?”

纪雷:“皇,浑身瘀青,分明拳脚。内宦,却兼二十四衙门职,仅仅近身太监。遭受虐|打,怕凶图谋。”

咸德帝撑住桌案站身,寒声:“朕才宫,般迫及待。”

“皇。”海良宜跪,,“今锦衣卫与八营交换巡防,凶若真图谋,岂敢般潦草平素宫采办职,惹仇怨未尝。”

花阁老花思谦端坐未,却:“仁此言差矣,胆敢,分明已将皇座群臣。宫外寻常百姓,谁?”

萧驰野稳坐百转。

晨阳午三刻将炷香间,宴送菜内宦换防巡查。今座皆权贵,离席换衣、吃茶、恭房者根本记此,随军士与内宦皆权,炷香空隙间轻轻给脚,溺毙池

观望局势,棘何解释瘀青,纪雷已带走风向,将桩杀命案变谋反疑案。

萧驰野指尖扣茶盖

火绝楚王身

今皇病重,太医院策,何驭龙宾预料咸德帝膝嗣,,李建恒顺位继承。

思虑周,李建恒离席太明目张胆,决计敷衍

履薄冰,若再被疑牵连皇位统,离北十二万兵马萧既明颈头斩刀。

势汹汹,已经迫眉睫,再燃

萧驰野忽摔碎茶盏,“叮声脆响,引满席侧目。

李建恒忐忑:“策、策安……”

萧驰野站身,疾步走向御,跪朗声:“皇!微臣敢欺瞒,。”

咸德帝盯:“内宦,与节,至?”

纪雷侧目视,:“萧,此关重,万,替包揽。”

算什。”萧驰野轻狂,“况且微臣罪。轻贱阉,打死何?难堂堂二品禁军督,狗奴才忍气吞声。”

“二公怒。”花思谦,“怕仇怨。往,何至气?”

“阁老知。”萧驰野,“早几月策马往校场,狗东西坐轿堵路。般声势浩,若掀帘,潘公公。斥责几句,竟口狂言。男丈夫,竟叫猥琐阉街羞辱,口气,换,怕吧。”

侍奉外侧,满座听“阉”,拭汗。

咸德帝思量,太:“即便此,辄杀非君举。”

贵似处,竟白苍苍含泪跪,:“奴婢贱命,哪二公比较?太眷。平素宠惯失德,遇武官竟知礼数,二公教导亦知悔改……全怪奴婢教慎!”

般委曲求全,内宦见朝臣,律法规定本必须马退,跪叩相迎。

礼佛,喜,咸德帝:“云,犯法与庶民罪。萧驰野狂浪,理,皆轻饶。况且萧门俱忠良,离北王将儿送入阒,若厚,离北王托付。”

纪雷忿,肯将此轻易翻:“二公与楚王殿,做,殿——”

“微臣。皇,微臣原先平怒气,楚王殿知此,力劝微臣。今毒打,微臣唤侍卫悄悄做谁料被楚王殿途瞧端倪,亲离席救命。殿侧教引,微臣再胆殿,故马。至溺死,微臣备感奇怪,泄恨,做知轻重?纪。”萧驰野转向纪雷,眸隐露欢喜色,“锦衣卫平严谨差,今路边,却巡查掉入……兴许,蒙头找准方向,滚吧。”

海良宜:“掉进,锦衣卫往往巡查,竟丝毫察觉。若西苑混入什刺客,锦衣卫怕察觉!”

纪雷岂敢再搅浑水,慌头,:“皇!锦衣卫奈何。今与八营交替巡查,换防细排敢疏忽半分!”

头八执印指挥使奚固安:“规矩此,八敢怠慢。交替巡查间隔固定,被,趁机杀便内宦私仇,该交细查底与仇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

贪财好你 言情 / 全本
贪财好你
Zoody
文案:李至诚x周以游戏公司总裁x大学英语老师短篇,正文已完结,5.28(周五)入V。——恋爱前的李至诚:有钱又吝啬的当代葛朗台。恋爱后的李至诚:千金博美人一笑的贾宝玉转世。恋爱前的周以:跆拳道黑带、能一口气抗十八升桶装水上六楼的猛女。恋爱后的周以:(只是停电)一咕噜钻人家怀里揪着衣角嘤嘤嘤“学长人家害怕~”。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破镜重圆甜文主角:周以,李至诚一句话简介:钱丢了再赚,老婆没了可不行。立
16万字一年以前
谁把谁当真 言情 / 连载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一个风流薄幸、肆意游戏人间一个历经千帆、理智凌驾感情这场由“及时行乐”开始的关系,逐渐演变成兵不血刃、攻心为上的较量,他们互不信任却又互相吸引,在猜忌与试探之间不断挑战着彼此的底线,清醒着沦陷、茫然着动情,最终作茧自缚谁比谁认真谁把谁当真本文为《附加遗产》和《娘娘腔》的关联文,两书中的角色讲出演配角or打酱油~~~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朔,赵锦辛
44万字2个月前
梦里梦外 言情 / 连载
梦里梦外
向一
轩辕府内有着以往一直没有过的喜气,因为这一天是轩辕府大少爷轩辕枫的大喜之日,而新娘子是方家的大小姐方忆柳,而这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受到了众人的祝福。
19万字一年以前
醉花阴 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24万字7个月前
将进酒 言情 / 连载
将进酒
唐酒卿
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
251万字一年以前
江山许你 言情 / 连载
江山许你
白芥子
“想要这江山吗?那便用你自己来换。”权臣x帝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生子文!生子文!生子文!】【同系列已完结文《皇恩浩荡》在作者专栏里】关键字:古代架空,宫廷斗争,架空,相爱相杀。
37万字一年以前
本页面更新于2021-03-31 22:19:06